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想写文想画画想出书,但是并不想以此维生,我特么就根本不想维生,我才明白,对于原生家庭的背叛是对被给予的期待的愤怒,为什么这么拼,因为不想被同化,不想承担家族社会给予的期待,那期待没有条文,没有语句,没有表达,只是一种共生。有人可以与家族共生,有人不需与家族共生而可维生,有人不愿与家族共生而挣扎求生,我是最后一种,这家族也太大了。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脑洞存档2(德莱凯尔斯中心)

接上篇,依然是饭否段子混更


不确定有没有剧透()


————————————————————

1


桑德罗特小姐曾被四皇子称为【爱一切也一无所爱的女人】。【毫无私欲也算是个人吗?】【爱世间万物和心如铁石有什么区别吗?】他还总要这般殷殷地补上几句。这话也不是只有他说,桑德罗特小姐有时候也真的以为自己是个一无所爱的女人——是天秤一般的,完整又无趣的造物。后来她的一生碎了一地,后来她真的变成了【铁石心肠】的东西。毁灭了以后,她曾经时间的残骸化为巨大传说。灵魂变成渺小的一缕。


【究竟是为什么呢?】德莱凯尔斯当年行军时候,有时候半夜偷偷溜过来跟她讲话,【好神奇,有人比我还木头。...

生日!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立枇杷于庭前

闪三四剧透.JPG


我深沉思考了一下林林他爹和他妈的体型差我觉得是这样的.JPG

少女revolution

盘点了下我萌的无论fgo还是轨迹的亲子cp,诚然都不令我失望


近年也是觉得,亲子关系是比爱情关系更重要的人际,关乎一个人在乎什么不在乎什么,一些本质的隐秘渴望


所以为什么让我满足的都是父子啦!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拥有一些帅气的母女!(振臂高呼)

脑洞存档(德莱凯尔斯中心)

拿好几天的饭否小段子混更!可见我社畜到何等程度!(滚


德莱凯尔斯,罗兰范德尔,莉安妮桑德罗特


【感觉一任和下一任是无缝衔接的】by你们tong聚聚


在猪蹄子的海洋中徜徉!你们就尽情炖了我吧!


————————————————————


1

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的人生愿望是当一个愉快的家庭主夫,老婆孩子热炕头,带上妈妈和罗兰一家(谁要被你带着——by耿直的范德尔先生)一起在美丽的草原上撒欢儿驰骋,像无忧无虑不知尘世悲喜的兽群就好。他本来以为这个事,是很容易实现的。天下风云与他何干何系呢?不入江湖,便不会被岁月相摧


2

【卢奇,等你当了皇帝,一定要常来高原...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杂感,奥斯本父子+闪四剧透,标题来自老歌【红日】(日常不会起名


——————————————————


跟很多其他人比我一直关注点都在老奥和林林身上,所以这次闪四事件我可能是运气好到爆那一个,我最想看法老控好好把他俩的事交代明白,法老控交代明白了,可能为了交代明白这件事,十几年过程漫长,撕拉牵扯跌跌撞撞,成果也瑕疵显著,但是这事儿他们干完了。


看了贴吧的confidential book补充大概补完了一些猜想,当然游戏里面表没表现出来可能……对我没太大差_(:3」∠❀)_ 闪四最后林林能笑着对他爹说一句【是这样啊】


【我终于心安了】


他的一生(两生?)和你的小半生重...

四月雪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满三十了,说没点感慨是假的,今儿(昨天)在群里聊了很多,思考了很多,也有过一瞬炸毛,反思一下哪件事好像也都并没有那么重要。花了快三十年,总算长成个还算合格的世事中转站,尚能接送权衡来往人事


其实最让我对自己跪下的是真的还没跟任何人(无论男女)滚过床单,所有xing经验都是自己给自己的,而且并不是觉得这事有多神圣,只是单纯觉得没必要也不放心,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放心到能坦开物理意义上的柔弱腹胸,有人说中郭人给性赋予了太多意义,其实我觉得无非是个美感+安全感的问题,这方面为何我作为一个中郭女性这么本能地如履薄冰,也是可以义正言辞指责下郭嘉再自己悄悄自省下的议题


总是格外钟情...

富士山下(莉安妮·桑特罗德*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都是狮子战争的内容……没有啥闪三四剧透,应该?(


富士山下


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


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出殡那一天海姆达尔很配合地下雨了。那是个春天,雨也细细密密,轻柔得像情人抚过发丝的手。她的金发也细,也密,也软得像缎子似的,不消一会儿吸饱了雨水,压在肩头和脸颊,比铠甲更沉也似的,逼得人不得不大口呼吸。


其实连呼吸也并不需要,无论如何都不会死去。德莱凯尔斯会老,会死,会哭会笑,心脏泵动着,血液流动着,是温暖的,在病...

【你要屏住呼吸】

我要从所有的时代,从所有的黑夜那里

从所有的金色的旗帜下,从所有的宝剑下夺回你

我要把钥匙扔掉,把狗从石级上赶跑

因为在大地上的黑夜里,我比狗更忠贞不渝


我要从所有的其他人那里——从那个女人那里夺回你

你不会做任何人的新郎,我也不会做任何人的娇妻

从黑夜与雅各处在一起的那个人身边,我要决一雌雄把你带走

你要屏住呼吸。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