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之轨迹】吉利亚狮卡茜喵-1(闪三剧透

全员兽拟,哦对除了阿尔贝里希为首的地精组……男女主在名字里了,力图写出半写实半童话的轻喜剧风,有血腥食物链描写,不喜慎入


因为爹妈设定就生殖隔离了所以没有林,果咩纳塞(伏地

——————————————————————

吉利亚狮卡茜喵


那天吉利亚狮本来只是去打猎而已。


吉利亚狮,是一个雄狮。本来并不需要自己来做这些事情。雄狮么,就该吃吃喝喝,晒太阳打瞌睡,找找茬打打架,发情交配,适当的时候去死一死,让位给其他的雄狮们,就可以了。打猎啦,养崽啦,搞社交啦,活很久啦,这些繁琐又无聊的事情,自然是交给雌狮们。但是吉利亚狮,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狮,对于上天交与的使命,并没有那么热衷的样子。其他雄狮正茁壮成长的时候,磨砺爪牙的时候,厮杀争霸的时候,忙着占最好的地盘,睡最漂亮的雌狮,生最多的孩子,杀掉其他雄狮孩子的时候,他总是一个狮默默地经过,好像自己跟这些事全没关系似的。当然,既然没有占据地盘,没有当上某个狮群的专属雄狮,自然也没有雌狮会打猎物给他吃,流浪的雄狮群也觉得他胸无大志,他也只好自己去捕猎——生存所迫,饶是他是一只本应没有什么捕猎技能点的雄狮,也磨练出了一番独自狩猎的本事。老实说,他远没有猎豹跑得快,没有鬣狗狗多势众,没有雌狮们的团队协作,唯有老老实实收起气味,乖乖沉下心玩长时间潜伏。他有在雄狮中也颇为显眼的黑褐色鬃毛,蓬长而茂密,末梢还打着卷儿,连潜伏也得挑准色调合宜的地盘和不暴露气味的风向,一蹲一整天可能也一无所获。但今日他运气不错,一只贪玩的瞪羚走岔了路子,幼细的蹄子滴滴答答从他面前经过。


叼着瞪羚后颈慢慢等它断气的过程中,吉利亚狮目光深沉(什么都没想)地眺望着远方,凭耳力静数着此刻偷偷围近过来的鬣狗有几只。这是一只不小的瞪羚,若是落在狮群手里足以喂饱小半个族群,他一个狮自然是吃不完的,虽然并不想把剩下的就扔给鬣狗,但他也并不喜欢腐肉……这么想着他已经咬破了柔嫩的肚腹,趁热吃起最美味的内脏,决意吃完之后姑且嗷嗷几声,若有临近的狮子经过让他们过来当个宵夜也是好的。但埋头苦吃时……逼近的鬣狗似乎又增加了几只,虽然他们绝不可能直面雄狮,但如果对付一两只雌狮大概还是不怵的——你们这些专业掠食户呵,可否偶尔考虑也要点脸呢?如此边吃边做着春秋大梦的吉利亚狮隐约听见近旁的树上轻梢一动,只当是只飞鸟跳到另个枝头去继续打盹,并没有抬头看一看的兴趣。


吃完这一顿的吉利亚狮舔舔爪垫,悠哉悠哉地一下一下开始洗脸,这时那头上的响动更大声了点,吉利亚狮的神经微微绷紧,仔细辨别了一下,从声音的质感上来说果断不是飞鸟,但也远远到不了豹的动静,并且从节奏上来说也太杂乱无章,与其说是有计划有预谋的举动,倒不如说是声源无法自控……然后,这声源便从天而降,带着爪尖拼命挠紧树皮的呲呲声和略带恼怒的喵呜声,落到了地上。


舌头还舔在爪垫上的吉利亚狮愣住了。但是从天而降的东西并没有,它打一个滚便从地上翻坐了起来,小小的脚踩在干枯的草地和沙石上仿佛有些不习惯地踉跄,长长的毛上还沾着几片树叶,小心翼翼地走到距离吉利亚狮不远的一块石头旁,后腿一蹬,跳了上来,然后仰起脸来看他,【喵呜喵呜】它这么嘟喃着,声音非常柔软细小,【你也是一个猫吗?】


它看起来大约有吉利亚狮一个半前爪那么大,身上是蓬松而柔顺的长毛,从鼻子往上到整个背部和尾巴覆盖的毛色是灰紫的,像黎明时太阳还没露头那会儿天上的烟霞,鼻子往下从腮到嘴、到整个腹部、以及四个脚爪则覆满雪白的长毛;它的眼睛也是灰紫色,很圆,两个眼睛几乎占据了脸的三分之一面积,耳朵旁边的毛也很长,末梢略微向外翻卷,它端坐着的样子看起来像一个略小的毛球被安在一个略大的毛球上面。


吉利亚狮半天没说出话来。


【喵呜喵呜?】它偏了偏头,又一次问道,【你也是一个猫吗?】


*

【不……我是狮子。】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吉利亚狮老老实实地回道。对面的生物好奇地偏了偏头——老实说它的脸看起来略微有点像薮猫,但是薮猫可比它颀长巨大多了,【狮子也是猫吗?】这么说着它抬起了前爪,轻轻舔了舔,然后示意般在脸上蹭了蹭。这下吉利亚狮有了种无可反驳的感觉:【大概……狮子也是猫。】这个推理破绽百出,而且老实说他都还没弄清这个【猫】的定义到底是个啥,只是这么神使鬼差地应下了……好吧,也许可能万一是对的呢?自暴自弃完毕,吉利亚狮开始仔细打量这只【猫】,除了被覆全身的细密长毛以外,它脖子前方还挂着一点亮晶晶的小东西,吉利亚狮试图凑近点看个清楚,这小东西起先略微瑟缩了一下,随后意识到他是想看什么,便大大方方地挺起胸膛给他看清楚,那是一块闪着浅浅金色的金属铭牌,上面一行细密卷曲的花纹,吉利亚狮并不知道它代表了什么意思,只能记住它的形状,画出来的话是cassia。


【是我的名字。】声音细细软软的小东西底气十足地同他解释,【我叫cassi-mia.】


【卡茜喵。】吉利亚狮如实重复。小东西却瞪大了眼睛,又抖了抖耳朵:【不对, 是cassi-mia——】


【卡茜喵。】吉利亚狮认真地再重复一次。自觉自己发音完美。但是对面的小东西却垂下了耳朵:【不是这样的……】吉利亚狮汗颜起来:【对不起。】但小东西摇了摇头:【不是你,我一直念不好我自己的名字。】随后抬起头来,又振奋了精神:【等找到妈妈了她们就会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到时候你就会念对啦!】


吉利亚狮听着愣了一愣:【妈妈?】卡茜喵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是的!我跟妈妈走散了。】接着有些急切地向前倾来一点——项上的铭牌晃了晃吉利亚狮的眼睛:【你可以带我找到我的妈妈吗?】


吉利亚狮这才反应过来——其实他早该意识到:【你的妈妈,是人类?】他知道那些生物,用两只脚行走,有时候会钻进带四个圆形底座的巢穴里,那个巢穴会用非常迅猛的速度移动,几乎接近于豹子,但是豹子只能跑非常小一会儿,那个工具可以一直跑下去,有的人类会带上一种长筒工具,可以隔着很远的距离就杀死或杀伤其他动物,有的人类甚至还能借助长相各异的奇怪工具飞到半空——说到这个他不禁隐隐感到了头痛,决意不再继续想下去。但他已经明白了:人类也会豢养其他的动物或者植物作为工具,他就曾经遇着过一只猎犬,是一只非常漂亮的动物,也是跟主人走散了,被鬣狗包围起来,吉利亚狮当时只是路过,但成功凭借一个登场吓跑了所有鬣狗。那只猎犬看他没有要攻击自己的意思,便警觉地道了谢,后来一边与他聊着天一边一起走到了一条叫做【公路】的长条形的道路旁边。


【你的妈妈,是不是住在有四个轮子,可以在叫做“公路”的地方行动的巢里?】他这么问卡茜喵,卡茜喵又一次瞪大了眼睛,点了点头:【那个有四个轮子的“巢”,我们叫它“车”的说。】【“车”。】吉利亚狮认真记下了这个称呼,【那么你又为什么,会你的妈妈走散呢?】卡茜喵看起来被养育得很好,应该并不是被主动遗弃的。这么问着对面的小东西低下了头,耳朵也耷拉下来:【妈妈和妈咪出去拍照片了……我总是被自己留在车里……就学着她们的样子,把窗户打开……】话音未落突然抬起头来,气鼓鼓地毛半炸开来,倒是让吉利亚狮略吃了一惊:【都是那个奇怪的家伙!为什么突然从路边窜出来啦!我被吓坏啦只能一个劲儿地跑!等回过神来时就已经迷路啦!】【噢。】这么说来大致情形吉利亚狮算了然于心了,【奇怪的家伙?】卡茜喵重重地点了点头:【一下跳到半空中,连太阳都挡住了!耳朵像蒲公英叶子一样长!没有尾巴的奇怪家伙!】吉利亚狮听完,在脑内静静地勾勒了一番:【兔子?】【是叫“兔子”吗?那家伙。】卡茜喵继续气鼓鼓地说,【实在是太坏了!下次一定要好好说它一顿,没有这么坏心眼的!】


【那么,】半晌没说出话来的吉利亚狮,好不容易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的妈妈也有可能已经坐在“车”里面离开这里很远了?】卡茜喵连忙用力摇摇头:【不会的!上一次我从家里跑到院子里玩,也一样迷路了,妈妈和妈咪找了我好多天,后来她们朋友说,她们把全城都找遍了……妈妈眼睛哭得红红肿肿的,找到我以后好多天才消下去……】说到后面它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们现在一定也在到处找我。】即使如此,这片草原和那个“院子”的可比性有多大,吉利亚狮心中虽然存疑,倒也并没法深究……【所以,你是想要我带你去找“妈妈”吗?】【是的。】卡茜喵抬起头来认真看着他,【不会让你白跑一趟的,妈咪说过拜托别人帮忙一定要道谢并准备谢礼才行,我会把一年份的罐头分给你一半的!】吉利亚狮听着又愣一愣:【罐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卡茜喵喵呜喵呜地向他解释,看他还在发愣,又郑重其事地重复了一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然后不知从哪里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咕噜咕噜声。


卡茜喵突然扭过头去,换了个方向趴下,把脸儿埋进两个爪中间,背对着吉利亚狮不再看他。


吉利亚狮凝视着小小的背影,想了一想,转身又把头埋进自己刚刚扒拉了一遍的瞪羚肚腹里,鼻尖耸动着寻觅了一会儿,发现了一小块自己吃剩下的肝脏,还微微热着,虽然不比自己半个舌头更大,大概也够了。遂叼着它从瞪羚肚腹里撕扯出来,走近两步放到卡茜喵趴着的石头一角上,然后用鼻子轻轻顶了顶猫咪的背。


卡茜喵小心翼翼地闻了一闻,两个耳朵一下向后压低了,大概是味儿有点冲鼻子,但是肚子又一次咕噜咕噜叫唤了起来,于是犹犹豫豫地,张开小嘴舔了一舔,又咬了一咬,接着便仿佛忘记那股冲鼻子的气味般,大口大口咬食起美味的肝脏,它吃东西发出的声音都柔软又细小,吉利亚狮听着觉得莫名其妙心里被挠得有点痒痒的。


吃完饭它背对着吉利亚狮仔仔细细地开始洗起脸,这回换吉利亚狮好整以暇地趴卧在地上,看它一下一下洗脸洗得差不多了,才问:【好吃吗?】卡茜喵欢快地喵呜一声:【好吃~】然后忽然想起什么般,蹦起来又转来郑重地坐下看着他 :【但是罐头比这个更好吃的。】它小心地眨了下眼,仿佛其实自己也不那么确定。吉利亚狮偏了偏头:【是吗?】随后向远方望了望,他依稀还记得当初陪那只猎犬走去公路的那个方向,然后低下头去递到这只猫咪的脚边:【上来吧。】


卡茜喵小心翼翼地踩上他头顶,在他两个耳朵中间趴下:【我不认识路的。】它小小声告诉吉利亚狮。【没关系。】吉利亚狮轻轻晃了晃头帮它调整了一下趴卧的地方,【别掉下去了。】随后定了定方向,便迈开步子轻快地向那方慢慢走了去。


暮色在天边静静地燃亮了几颗星星。遥远的山脉送来了清凉的风,将四野鬣狗低沉的呐喊声搅拌得散漫而轻柔。


评论
热度(9)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