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深夜情书




最近的老规矩CP(。就不打TAG了(懒


———————————————————


Luv Letter




对某个人的在意会是件类似兴奋剂一样的东西。亦会使你管制不了自己的注意力。他还记得刚认识她不久时,参加村里秋收后的聚会,那是个餐点自助形式的场合,他不能不注意她在什么时间段,拿了什么食物,分别吃了多少,喝了什么饮料,哪些食物会重复拿,然后一顿饭整体下来花多长时间,吃多少,是否会用这段时间与人谈话社交。他记忆力很好,整合能力很强,不论干什么都能迅速收集情报,总结归纳要点,再提出直击关键的解决方案,这像本能一样,即使这么说有些汗颜,但只要他愿意,大可用这些能力迅速勾勒令他在意之人的习性和喜好,再不动声色地讨好。但那时他并没去办到。有些喜爱令人即刻便想得到,而有些喜爱却令人只想逃之夭夭。




对某个人的记忆会无知无觉变成种缠联骨髓的东西。比如对方的体温,肌肤贴合在一起的触感,敏感点在哪里,喜爱怎样的碰触,又喜爱用怎样的碰触来弄人,说一些自己都面红耳赤的话时会怎样小声,身体如何放松,又该怎样失控。春夏何时减衣,秋冬又喜欢怎么取暖。喜欢的衣服材质,睡觉时最习惯的姿势。两个人如此互相记忆,有时候就分不清一件事情,或者一个动作,甚至一个表情,究竟是你完成的,还是我完成的呢?但这也没什么不好,并没有要分清的必要。




因此当其中一方被折损,甚至摧毁的时候,另一方也分享到了【死】的感觉,便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有时候他觉得很好笑,曾经在街上牵她的手,多一分的力气也不敢用,少一分的力气也不敢少,多了怕她疼,少了怕一不小心找不到,无数的抚摸亲吻,曾经落到那身上,是为取悦的,无数次形影相随,左右包围,是为护佑的。以为自己再怎么不才,这么简单的,平凡的,只想小心翼翼收纳起来的一条性命,总归可以一起带到一个墓里去,好像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要求?但后来这条性命,很轻易地就殒灭了,曾经宝贝得不得了的,手,脸,身躯,被捣毁得像个破烂娃娃,那时候他也哭不出来,错觉自己也是死了。




后来也确实是死了。




灵魂的一角苟延残喘得太久,偶尔也会想撂挑子不干,不过他尚算敬业,亦能抛出些不以为意的本能,承住这点折磨。有时候觉得那些事是前世的事情,和自己并不相干。没有爱过谁也没有为谁所爱,是无拘而不羁,不知何为伤心或恐惧地度过的一生。当然也知道是扯淡,否则他在这里做什么呢,等什么呢?他如今已没有余裕也没有兴趣,回头看一眼自己的一生长什么样子。不过如果这是用来装点她的一生的一生,那么至少希望有个绚烂的长相,能作为微不足道的歉意的担当。




FIN

评论
热度(6)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