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之轨迹】吉利亚狮卡茜喵-2(闪三剧透

前文点我


本回出演:

吉利亚狮

卡茜喵

鳄鱼先生

特奥狮


男主身世冲击性大揭秘!(并没有冲击


2

吉利亚狮走了一夜后觉得有些不妥。


当然他并没累,狮子本来就是夜行动物,不用捕猎的日子也会保持每日二十小时的睡眠时间。哦当然,不用捕猎的基本是狮群里的雄狮。哼唧。


他是在自己要去上清晨的第一泡尿时想到的。


头上的猫咪后半夜一直趴在他前额打瞌睡,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顶着它去上厕所好像不太好?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卡茜喵。】吉利亚狮轻轻晃了晃脑袋,感觉头顶的小东西动了动,才接着说,【你多久没喝水了?】


卡茜喵又闷又软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昨天这个时候,在车里喝过的……】


【你一整天没喝过水了?】


等了很久才听见脑袋上传来略微犹豫的,很轻一声:【嗯。】然后很快又接上一句:【找到妈妈了她们就会给我喝水的。】


吉利亚狮调转了个方向,朝最近的河流走过去。卡茜喵咪呜咪呜有气无力地拍着他脑门:【我没有渴,我没有渴啦,找到妈咪以后她们会给我喝水的,一天都没有吃东西还绕弯弯,你会走不动的啦。】


【猫都是这样吗?】吉利亚狮不禁嘀咕,脑门上又挨了卡茜喵一爪子:【你不也是猫吗?】【是的,是的。】吉利亚狮没好气地回道,【‘比较小的猫’是这样吗?一天没吃东西就会走不动路?】吃一顿能顶四五天的雄狮不禁深沉思考起这是怎样一种身体结构——或者只是单纯因为个头小?但卡茜喵趴在他的头顶,又不说话了。东边的日头渐渐升高起来,吉利亚狮加紧了步子,他得赶在头顶这一小只被晒脱水之前给它灌一顿才行。


第一眼看见河岸的时候,卡茜喵是拒绝的,并与吉利亚狮陷入了拉锯一般的据理抗争。


【泥巴!】【泥巴后面是水!】【泥巴水!】【泥巴水后面是清水!】【脚会脏!】【反正已经脏了!】【身上也脏了妈咪认不出我怎么办!】【世上没有这样的妈咪!】【你很坏!】拼命抓紧吉利亚狮的鬃毛结果还是被抖了下来的卡茜喵被蹭了半脸的泥巴,浅紫色的大眼里一瞬间怒涨起薄薄的水雾:【我很难看地回去,妈妈和妈咪都会很难过,你一点不明白。】突然爆发的小东西一连几个蹦跳离远了吉利亚狮:【我不要你再帮忙了——】但紧接其后的下一秒,大抵是在暴怒中,五感的敏锐度都降低了的猫咪,却被一瞬间扑到眼前且面目狰狞的雄狮惊得失了声音——它眼前的吉利亚狮抬起了左爪,并且从喉中发出巨大的如滚雷一般的咆哮声


狮子的左爪从它头顶挥过后约半秒,不远处河面上响起沉重的落水声,随后这左爪便落到它身边一侧,右爪落到另一侧,隆隆的滚雷一般的狮吼对着看似空无一物的河面持续了半分钟之久。


河面上有什么浮木一般的漂浮物静静地潜回到了水里去。


【是鳄鱼。】好不容易收回嗓子的吉利亚狮咳咳了两声,然后低头对还呆坐在自己两个爪中间的猫咪解释道,【刚刚小的一条在你后面……大概是他们想拿你当练手。】见卡茜喵还愣着,便犹犹豫豫地低下头,舔了舔它头顶:【喝完水我们就走吧。】看它还是不说话,想了想刚才的发言,又小心翼翼地:【你一个……猫的话,从这里很难自己走出去的。】这话说完后又过了两秒,背对着他的卡茜喵几不可见地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几步,踩过了泥巴和泥水,吧唧吧唧地喝起水来。


喝完水的卡茜喵脏兮兮地回来了,身上的泥水太多,要舔干净估计得舔上一天,吉利亚狮冲它低下头去,让它坐回自己头顶上来。但它看了看自己的四个爪,小声地:【太脏了。】摇了摇头,【会弄脏你的毛的……我舔一舔。】吉利亚狮抬头看了看它,凑近过去,轻轻舔了舔它被泥巴糊脏的小半边脸,受惠于面积巨大的舌头和舌面细密的倒刺,只是轻轻两下便拭去了绝大部分泥水。卡茜喵抬头傻乎乎地看着他,吉利亚狮咽了口口水,问:【有味儿吗?】卡茜喵傻乎乎地点了点头:【有味儿。】然后又想到什么,摇了摇头:【不难闻。】再然后,它脸上白毛的部分仿佛隐隐透出点粉红色。在吉利亚狮又低头示意它把爪子也给自己舔的时候拼命往后缩:【我自己舔……】


【【——我】】重新踏上旅途的一大一小两只猫,在沉默的前进中酝酿了很久后,好死不死挑了同一个时间点开口,然后自然这开头便抵消在半空。吉利亚狮抖了抖耳朵:【你先说。】卡茜喵拍了他耳朵一下:【你先说。】【嗯,】吉利亚狮又抖了抖耳朵,倒也不客气,【没有好好跟你说过,也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就强行替你做决定,让你这么不开心,对不起。】随后又抖了抖耳朵:【我……很久没有和其他狮子……猫相处的经验了。有时候不太会知道,怎么好好说话。】【真的是完全不知道呢。】卡茜喵冷酷地表示了肯定。吉利亚狮笑起来:【所以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感觉头上的猫咪又在鬃毛里拱了拱,停了很久,才闷闷地开口道:【我很笨,又傻……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你不在我身边我是不是已经死掉很多次了?】【我也不熟悉你平常住的地方。】吉利亚狮中肯地说,【也许我去到你住的地方也会不小心死掉很多次。】卡茜喵没说话,大概是在想象那个场景,半晌后吉利亚狮便听见它嚷起来:【你千万不要去我住的那个地方,】卡茜喵斩钉截铁地,【会被关在笼子里,还有打各种各样的针!打针很痛的!】【原来这样吗?】吉利亚狮喃喃自语地。卡茜喵又轻轻拍了拍他的耳朵:【但是……】 吉利亚狮跳过一摊碎石,顺便颠了颠它:【嗯?】【如果你真的被抓住了的话……我会去救你的。】小猫咪的允诺镇定又郑重,因此显得格外豪气干云,【就像你今天救我一样。】【哦。】吉利亚狮突然就心情很好,又轻快地抖了抖耳朵,【说定了。】


熟悉的河岸附近通常都会有熟悉的狮群,吉利亚狮忘记了。


因此当听见有狮在叫【哥哥】的时候,他有一秒是懵逼的。


先反应过来的倒是他头顶的卡茜喵:【是在叫你吗?】随后拍打了他右边的耳朵:【你听你听,那边的小树丛。】吉利亚狮转过头去看时心里已经有了点数,他有点怂,本能地想转身跑路,但是那样未免很渣,并且也已经来不及了。


一只鬃毛是棕黄色的雄狮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他个头也很大,体型与吉利亚狮不相上下,眉目端然,眼睛是与吉利亚狮相似的绿色。


【果然是哥哥。】棕黄色鬃毛的雄狮耸动着鼻尖凑近过来,【刚刚在那边喝水时闻到,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试着追过来太好了。】他凑近来要与吉利亚狮蹭脸,却先听到了后者头上忽然传来的喵呜声:【原来你有个弟弟!】


棕黄鬃毛的雄狮愣住了,他抬头向吉利亚狮头顶看了一眼,瞅见了正努力扒开挡在脸前的鬃毛要向前看清楚的猫咪,便傻乎乎地向吉利亚狮发问:【这是哥哥的孩子吗?】


【不是,不对,我没有。】吉利亚狮苦巴巴地一连串左右解释,最后索性来了个互相介绍:【特奥,这是卡茜喵,是一只猫——】感觉耳朵上又挨了猫咪爪垫的一拍,【——比较小的猫。卡茜喵,这是特奥狮,跟我一样是雄狮,比较大的猫。】


【哥哥,猫是什么?】特奥狮继续愣愣地发问,吉利亚狮只好又解释:【是指一切像我们一样会舔舔爪子洗脸的动物。】【原来如此。】特奥狮钦佩地点头,【不愧是哥哥,果然又学到了好多大家完全不知道的东西。】随后抬头去看卡茜喵:【那么哥哥又为什么,会和这位卡茜喵小姐在这里旅行呢?】【因为她和她的人类妈妈走散了……诶?】吉利亚狮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小姐?】你怎么能说它是……【小姐?】


【啊……因为卡茜喵的声音很细,就像雌狮的声音比我们来得要细一样,所以我还以为……】特奥狮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吉利亚狮又看了看他头顶的猫咪,吉利亚狮义正辞严地:【声音比我们细是因为身体比我们来得小,就像同样的风刮过小草发出的声音比刮过树木要来得细一样,即使是雄性猎豹,声音也会比雌狮来得细小,但切不可因为这样就下错误判断了,我明明告诉过你……】却不禁感觉到头顶有两个小小的爪抓着自己头皮抓得越来越紧……随后是卡茜喵细细软软,但没什么情绪和感情的喵呜声:【所以说,我们一起走了这么久,你一直都不知道,我是女孩子?】


突然之间整个草原仿佛都很沉默了。


然后吉利亚狮开口:【“女孩子”是什么?】虽然头皮已经略微感到一点异样的刺痛。


【我觉得大概就是雌性的……比较小的猫的意思吧,哥哥。】特奥狮诚恳地推理着。吉利亚狮逃避现实地摇头否认:【但是它的毛比雌狮长多了,就像我们的鬃……】头顶的小猫咪终于忍无可忍地喵嗷了起来:【因为我本来就是长毛猫!我们比较小的猫本来毛毛就有长有短的!有的男孩子毛也很短!有的女孩子毛也很长!我的猫咪爸爸就是短毛蓝毛猫,妈妈是长毛布偶猫!明明不知道为什么不问我嘛!吉利亚狮是笨蛋吗!】连珠一般行云流水的喵嗷喵嗷声一时间把两只雄狮都镇住了,半晌特奥狮才咳咳两声,弱弱地开口:【卡茜喵小姐,哥哥其实……并不笨,只是有的时候比较没有常识,经常闷声不吭地擅自下判断,就算觉得自己错了也会死不承认一直作死下去……除此之外,他是我们这片草原脑子最好使也最厉害的狮子……】啊,弟弟,你真是我的亲弟弟。深切领悟到了什么叫家人补刀最为致命的、了不起的吉利亚狮,此刻遥望着他们上午刚刚离开的河,估算着现在立刻狂奔过去把自己溺死在里面的可行性有多高。


【所以卡茜喵小姐和哥哥现在是要去到哪里呢?】锲而不舍地持续打破着难捱的沉默和莫名的低气压的特奥狮又抛出下一个问题,已经发泄完怒火在吉利亚狮头顶上怏怏地趴下的卡茜喵动了动耳朵,又认真地坐了起来:【对不起,明明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是cassi-mia,我是跟着妈妈和妈咪坐在车里一起来这里旅行的,因为贪玩所以跟她们走散了,现在正在拜托他跟我一起去找妈妈。】说到【他】时略微用力地拍打了一下吉利亚狮的耳朵。随后小猫咪望着特奥狮,偏了偏头:【你是他的弟弟?你们的家在这附近吗?】


【啊,我是他的弟弟,虽然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特奥狮非常爽利地交代,【我们小时候都在这附近的一个狮群里,哥哥大概半岁的时候流浪过来的,我比哥哥小一岁半,出生的时候就跟哥哥在一起了。】


【咦?】卡茜喵仿佛一下就忘了刚才的怒火,好奇地趴下问吉利亚狮,【你为什么要流浪?】


【我原先在的狮群被别的雄狮占了,父亲逃亡了,小狮子都被咬死了,母亲为了保护我跟新来的雄狮打了一场,她受伤后带着我逃亡了,路上她伤得太重,也死了。】吉利亚狮简扼地交代了一番,【特奥的狮群有我母亲的一位姐妹,当时认出了我,允许我留下。】


卡茜喵半天没说话。吉利亚狮交代完了也不再说话。特奥狮不明所以地抬头看看这个,又低头看看这个。


【为什么那些雄狮要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小猫咪义愤填膺地又咆哮起来,一时间又把两位雄狮镇在了原地。吉利亚狮定了定神,才开口向她解释:【狮子都是这样的。】


【在斗争中输掉的雄狮的后代,是没有资格继续享受雌狮的养育和教导,长成大狮子的。这样雌狮一代又一代养育出的孩子,才会越来越强。】


【但是你的爸爸不就输了吗!你不是这片草原上最厉害的狮子吗!】卡茜喵气鼓鼓地说,【这个规矩根本就不靠谱!不对,而且实在太过分了!】突然她又想到什么,一下趴到吉利亚狮脑门上,义正辞严地问他:【你也杀掉过别的雄狮的孩子吗?】


【没有呢,哥哥。】特奥狮突然笑出声来,他大概已经闷声笑了很久了,眼角都有泪,【哥哥三岁以后就离开我们狮群流浪去了,大家都觉得他一定会成为雄霸一方的雄狮的,结果哥哥连一个别的狮群都没去。】随后目光有些沧桑地望向吉利亚狮,【怎么办啊……哥哥你,今年已经六岁了呢。】吉利亚狮别看目光,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不远处一只停在石头上的蝴蝶。


【没有关系呀,我今年也才四岁,我们都还很小呢!】卡茜喵放心地又趴下了,【妈妈说了,要到十八岁才会成为大人呢,大人的事情等长大了再说。】特奥狮讶异地看了她一眼,本来想说什么,但吉利亚狮转动目光跟他对视了一下,他便只是又笑起来:【也对。】又说:【哥哥,我们昨天猎了一只角马,最近兽群都回来了,食物很多,没有吃完,就埋在前面那几棵树附近。你们要是路上饿了,就吃掉吧,我会跟大家说。】【唔,谢谢。】吉利亚狮并不同他客气,懒洋洋地过去同他蹭了好几下脸,【我走了。】


【路上小心。】特奥狮点点头,又冲他头顶上的小猫咪也点点头,【再见,卡茜喵小姐。】【再见,特奥~】还没道完别她的坐骑已经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她只好努力地扭过头同棕黄的雄狮高声说完最后一句:【非常谢谢你——】 


TBC

评论(1)
热度(6)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