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聊聊爱情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一篇讲爱情的文,壹心理上的,看完以后san值得到了提高

我大概是个需要很多爱的人,老实说,我并不难以得到爱,不如说正因我特别习惯被爱,才这么不习惯不被爱,太习惯处在别人的好意和善意里,对待需要去衡量和计较的事才如此苦手,还会本能地觉得他人远比自己有能,都交给别人好了,反正他们爱我。并且一旦落到要自己衡量和计较的情况里,第一反应是委屈的【你怎么能这样呢!】

看,有没有很巨婴?是不是很想削?

即使到了今天也心知肚明,我遇到过的很多事比世上绝大部分人幸运多了,就算觉得自己每一次衡量呀计较呀难得使一次劲和别人争斗都是黑化了,心里委屈得不得了(……)但是啊,用看了我这几年的某亲友的话说【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大概,是看脸】(喂)即使活着活着,越来越切身习惯把自己作为世界的一个细胞而不是中心去思考事情,但是这个本领很多人已经从小就有了,我嘛……还madamadane吧(黑眼圈笑)

所以呢,活了二十九年并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和另一个人相恋究竟是什么心态,只是总会非常粘在某个领域某个很溺爱自己的人,即使被否认也并不算情伤吧,无非是被拒绝的撒娇的孩子而已,而被拒绝的孩子呢,在那个时候也不了解那个拒绝自己的人灵魂究竟长什么样子呢

说回来,今天讲的爱情文里有一段

【当我们遇到一个想我们所想,发现我们所发现的,珍视我们所珍视的,在不同的情形下的反应也跟我们相同的人时,我们不仅会体验到一种强烈的亲近感,而且会感觉到通过这个人,我们看到了自己。

当你发现所有定义你是谁的那些信仰、价值观、品质、特征和行为会在另一人身上都表现出来时,你会有在她身上种认出了“自己”的感觉。】

我想这话是很正确的,而且一个人真正最爱的人,应当是ta自己,二十五岁时,我写过一篇想同二十岁的自己说的话,想来想去只有【不怕不怕】,二十九岁的现在,我又想同二十五岁的自己说同样的话,我在想,三十五岁时,四十岁时,五十岁时,以及更久以后,我大概也还是用同样的态度回头宽慰小姑娘。而二次元里更是越来越喜欢用(可能的)当下和未来人格者和过去人格者恋爱了233333 可惜二位确实是永远无法相遇的两人呢(摊手)

因此对于爱情呢,依然是等待并心怀希望的说(笑)年少无知时总是易于误会,多有得罪,但是世界这么大,终归还是存在的吧,而且客观上来讲实在不至于只有一个233333那个在相遇的时刻真的非常像【自己】的人

评论(11)
热度(5)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