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逆子们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王大卫和阿尔托莉雅请去抱头痛哭(呆毛:为啥要哭?)
————————————————

【但是你父亲爱你。】

【是,他爱我。那又怎么样呢?他爱我,也爱别人,他骗别人,也骗我。】叛逆的以色列王子向毁灭不列颠的骑士回一个笑

【他曾到哪里去都抱着我,什么话都同我说;我比别人聪明,我比别人漂亮,他自豪得不得了,最好的领地是给我的,最金贵的饰品是要挂到我身上的,最不设防的距离只有我能踏入。但他软弱,不敢因为爱我去动别的所爱之人,甚至即使我所挚爱的——他自己所爱的女儿遭了不可原谅之事,也只想息事宁人算了,这爱是这模样,又有何用呢?我倒宁可不要了,免得脏了自己心魂。】

不列颠的骑士望着他,突然地:【我的父没有这样的爱。】

【我的父从不软弱,亦永不踟蹰,但凡有一件事不合常理,必定会追究到底,眼底若有一个目标,便能粉碎阻碍在前的一切东西。我的父极其易懂,且从未让我失望过。】

以色列的王子便回视她:【因此被她杀死,也是你所追求的事情?】

【啊,】红色的骑士竟无可奈何地嗤笑了下,【是到被她杀死以后,才意识到这确实是我当时想要的东西,倒也真是丢脸的事啊。】

评论(21)
热度(87)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