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aby, My Baby

闪三剧透

————————

他把卡茜雅烧了,装进一个小小的钵里。原本人也不大,这回变得更小了。坐在车厢里捧在两手中间,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觉得哪里很不对劲。钵子不沉,钵子也不烫,钵子只是个很普通的钵子,装的也是很普通的一抔灰。但这抔灰原本并不是这么小一撮,是有一张脸可以捧着,有一双手可以握的。是会笑的,会撒娇的,会东奔西跑,会过来抱他的,结果现在是一抔灰了,是如何做到的?

他揣着这抔灰,把它带去曾经带她来这世上的人手里。年迈的男人接过它时双手颤栗得可怖,但又用力地握得极紧,而两鬓已有灰白的女人跪倒在地已经哭不出声音。是最小的也是最为被宠爱的女儿,喜欢上一个在远方的男人,天真烂漫地嫁过去,变成一钵灰回来父母手里。这事要怎么原谅呢?他漫无目的地想。但并没有被苛责,没有被恶语相向,自然更没有他暗暗期待的刀枪相与加挫骨扬灰。他们只是哭着。这委实更难捱。他默默地后退一步。而小女儿的父亲抬头向他看来。

【……都在这里了吗?】声音嘶哑破碎依然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为父尊严的男人如此问他,他微弱地向后瑟缩了一下:【是。】

【都在里面了。】

然后他拔脚转身。然而没有走出几步又被追上来。这回那苍老父亲的嗓音里,已经只剩绝望的哀音——但这老父仍要前来一问:【孩子……孩子也……】抬起来望向他的脸上终于老泪纵横,【孩子也在里面了吗?】

他又瑟缩了一下:【是。】

【孩子也,在里面了。】

评论(4)
热度(19)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