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pe of My Heart

库洛·安布拉斯特+吉利亚斯·奥斯本

——————————————————————


他恨吉利亚斯·奥斯本。这恨驱动他的一切。


他的所爱为吉利亚斯·奥斯本摧毁了。如一个被遗弃的破旧娃娃。时代的车轮漫不经心便碾压过他。那人的茱莱,他的茱莱,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摇身变成曲意逢迎的(女昌)妇。素衣荆钗再满足不了她日益膨胀的欲望。她的尊严粉碎如凐灰。


她永久地抛弃了那个,以及所有,以生命与真心维护她的历史与尊严的人。


这并无法可想。甚至无力扭转。


因此,他只能恨。


吉利亚斯·奥斯本令他的爱孤独,他便要令吉利亚斯·奥斯本的爱孤独。吉利亚斯·奥斯本令他的爱痛苦,他便要令吉利亚斯·奥斯本的爱痛苦。


吉利亚斯·奥斯本若有妻,他必要令他的妻领略此世至深至切之痛,他的妻若不谙世事,便要他的妻终有一日也曲意逢迎,这必能令吉利亚斯·奥斯本痛苦


吉利亚斯·奥斯本若有子,他必要剥夺这人的一切灵魂与一切可能,令他的子也徘徊此世惶惶不可终日,这也必能令吉利亚斯·奥斯本痛苦


但吉利亚斯·奥斯本无妻。且也无子。


他必是一个除了自己谁都不在乎的人。


他必是一个,除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其他任何都一概不顾的人。


这就很无聊了。


但这也就必然,很好办了。


那年库洛·安布拉斯特刚得十八岁,站在海姆达尔大教堂顶的一块瓦上,他的人生从未开始,但也马上就要完了。夜风吹得他有点发抖,他瑟了一下,身体仿佛感觉有哪里不对,但一世所期望的时刻就在眼前,任何不对都是无力的,任何不对都是正常的。他可以摧毁那个人了,他可以令那个人痛苦至极了,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再想了。也再也做不到了。

评论
热度(10)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