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END(杀生院祈荒+卫宫ALTER)

也不知道算不算卫宫ALTER……可能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这时还没(彻底)ALTER?orz


写祈荒真特么掉SAN值


IN THE END


In the end, it doesn't even matter



【杀了好多人才能走到这个地方吧?真是辛苦了。】


不要跟这个女人交谈。


【二十一楼的那个小姑娘也死了吗……她呀,昨天刚刚跟我说过这次的小考比上次成绩好很多哦~“这样妈咪也会很开心了”这么笑着告诉我呢,人生全部的渴望就是能够让考出好成绩,出人头地,让妈妈开心,真是可爱又无趣的灵魂啊。因为这些天一直都在帮她补习,每天都笑着同我道谢。“祈荒老师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什么的。我喜欢她笑的样子呢。你杀掉她的时候,她又是怎样的表情呢?是恐惧呢?在哭呢?还是英勇无畏的模样呢……呐?】


不要听这个女人说话。


【你很聪明——或者说,你的上司很聪明呢?我可没想过自己会在“那个定义”上被发现呢?因为你看,呐,我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吧?】


【没有伤害过别人的身体,也没有伤害过别人的感情,更没有鞭笞过别人的灵魂啊?与我相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是让人醍醐灌顶的——意醉心迷的事情。这个世界很操蛋呢,这位小哥,每一个人都活得很不容易,每一个人心里都有怎样都无法填满的大窟窿哦?我想方设法地去给他们填补这些个大窟窿,因为这样自己也感觉幸福,是不可原谅的事情?啊,是呢,这是为了我的私欲。所以呢?你现在,在这里,杀尽这所有的人,为了取我的性命,一定绝对,不是为了你自己的私欲吧?对吧对吧?】


【他们曾经可是会笑呢?有爸爸妈妈呢?有爱人孩子呢?我令他们笑得更久一些,不可以?他们死的时候,又是怎样的表情呢?你还记得吗?啊,那么多人,你怎么记得过来,你都忘了吧?】


不要让“它们”再从耳道爬进来——


【嗯,也许总有一天我会对这世界造成不可逆转的危害呢!——虽然还并没有呢。也许已经有很多人因为我被残害得不成人样了呢!——虽然谁都没有直接证据呢。也许我确实如你所料所想,是这世界上最最可怕、不惜一切代价也应该要抹平的深渊——即使你恐怕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呢?那其他千千万万的人如何想的,对你来说,又重要么?如果不重要,没影响,丝毫不会动摇你的判断,那么对你来说,他们又和虫虱走兽,有什么区别?——啊,我明白了】


那女人不知在何处笑着鼓起掌来:【因为你是“真心为了他们好”!】


——但是我的“心”啊


【所以说,为何不来坐下与我聊聊天呢?我们应该有很多共同话题才对。】不知身在何处的女人语气殷殷切切地,【你看,你认为我为了自己的“私欲”招致他们毁灭,而你又以自己的“大义”赋予他们毁灭,这与你眼中的我岂不是非常相像呢?有任何确凿的规律证明以后的事件就会按照我们内心的推论去走么?没有呢。我认为我赋予他们的是爱与满足,也许结果就是毁灭,事情并不如我所料,这重要吗?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是过程呢,只是“我做了”呢。而你认为我必会成为灾难,因此必须于此时此刻不惜一切代价予以终结,才能挽救更多人的人生,如果结果并非如此,这又重要么?不重要吧。重要的只是——】


【杀生院祈荒“一定要死在这里”吧?】


然后他找到了。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杀生院祈荒本尊,彼时的表情大概很不好看,那“菩萨”抬眼看他,却又低眉:【诶呀呀。】


【竟派了这么个人过来,是恶趣味吗?】


【竟然是个“人”啊。】


FIN

评论(2)
热度(14)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