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Cocoon(崔贝崔,圆桌)

接着来,有点崔剑贝,请自主避雷哈

——————————————————————

1


崔斯坦转学的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但阿尔托莉雅与兰斯洛特并不算外人,贝狄威尔是过了好几天才从阿尔托莉雅那里知道个大概。


【是,舅妈吗?】难得被社会新闻震了个五雷轰顶的贝狄威尔无意识地再次向阿尔托莉雅确认。对方只从书页之间抬起眼来又与他对了对,才再开口:【那女孩十八。】


【比他大一岁。】


这舅舅无疑是亲的。并没有将送了自己一顶帽子的好外甥灌进水泥块里沉入太平洋。只是转手扔到世交潘德拉贡家开的学校里——本来还没有要赶出去的意思,是人自己跑了,被多年劣友连夜拽回来一顿胖揍——也胖揍了对方。但兰斯洛特的思路倒也清奇,并不责备崔斯坦泡了他自己舅妈,倒是憎恶他躲躲闪闪亏待了人家。跟他们相比贝狄威尔未免要觉得自己的三观跟不上时代。


【你们是7年级时认识的吗?】贝狄威尔认真问了,兰斯洛特愣一愣,想想便点了点头,他十四岁时和崔斯坦玩乐队,那时候他还是一头长发,升了高年级后转了学,也自然剪短。


崔斯坦仍然是一头长发,且丝毫没有要剪短的打算,家长声明里写着这娃有剧团事业和演出需要恕无法遵从校令,下面亲舅舅的签字是个流利花体。阿尔托莉雅摁下这文件,也没什么别的话好说,侧头看一眼这位学生会新晋成员:【他仍爱你。】看起来仿佛昏昏欲睡的崔斯坦便神奇地轻昂颈项调准了方向:【是。是不是很神奇?】


讲着非常不要脸且招人记恨的话,声音却轻柔空灵得不可思议,就跟长相一样,总要叫人愣一愣,然后才能把这落差给对上。贝狄威尔均出半只耳朵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和自己没什么相干的对话,没成想这话题一转弯落到自己身上:【并不是很懂这校规——贝蒂不也是长发吗,他又需要谁的允许?难道一个人不能出于自己的意志或美丽,就给自己做决定么?】



均出半只耳朵的贝狄威尔听着,并没想着回话——那问题也不是问自己的。意志或美丽——美什么丽?然后听见阿尔托莉雅回话:【出于自身的意志或美丽——或者还有责任。贝狄威尔自有贝狄威尔的理由。那并不应由我越俎代庖替他说出口。】


摘了墨镜眼角还带着浅浅淤青的的崔斯坦非常轻柔地迅速眨了下眼:【’因为他不是你的东西’?】依旧是空灵得让人大脑发麻的声音,难以听出里面有没有调侃的意味。


【因为他不是我的东西。他叫贝狄威尔。】阿尔托莉雅沉了沉声线回应,【或者我们都应该反省一下是否不经意间对待他人有失礼之处。我的好先生。】


评论(7)
热度(31)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