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本应属于你的心(里恩·舒华泽+吉利亚斯·奥斯本)

今天份的小作文……

现代架空属性的闪三剧透(^∇^*)

——————————————————————

本应属于你的心


里恩·舒华泽跟同学去看一个歌剧,不小心撞上了吉利亚斯·奥斯本,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里恩·舒华泽是吉利亚斯·奥斯本生理上的儿子——确确实实就是生理上。奥斯本没教过他任何东西,没陪他干过任何事情,他没有任何与对方相处的记忆。但是全世界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也都唏嘘,也都帮忙装作视而不见。


但碰面还是要尴尬一下的。


里恩·舒华泽没有任何五岁前的记忆。因此说他的人生是从五岁后开始的也没有问题。十五年前他与他的生理母亲遭了场车祸,抢救时说是小儿子器官衰竭先不行了,尚有意识的母亲拔了自己的呼吸机,让医生看着办。她可以死。她愿意死。她无论如何选择了死。母爱何等伟大,女人又何其愚蠢。那医生更是愚蠢之至,自作主张伪造了一个家属签字,将女人的心脏转给了那可以说已死的儿子。


那医生理所当然收到吉利亚斯·奥斯本的一纸诉状。但奥斯本先生并不要钱,也不要说法,更不需要道歉,他要那医生偿命。在这个早已废除死刑的国家。他要堂堂正正地拿一个人的命。


他没能拿成那人的命,但也相当彻底地摧毁了那人的一生。这事的报道经年持久,闹得沸沸扬扬,几乎就如重大历史事件般要被载入史册。人都道吉利亚斯·奥斯本是疯了——他可是帝国之星。老婆没有了还能再娶,儿子没了也能再生,没任何人会怪他,反倒可以立个浴火重生的榜样,根本用不着如此自毁毁人。


但他必定是疯了,没人能拉回来。有人说他是禽兽,那医生只是被一个母亲的决意所撼动而行事,不应落至如此境地;有人叹息他的心智软弱,仅仅因此就不惜搭上自己前程做到这地步,也称不上栋梁之才,幸好发现得早;有人说他的妻这事也做得不漂亮,一意孤行根本未曾想过挚爱自己的人会如何想,而为自己行这事的人又会怎样,是被自己的母性冲昏了头;有人叹息奥斯本的深情,和他的脆弱,和他的愚蠢,洋洋洒洒码了数十万字的剧本小说。日后便有社评说这也很有意思,同一件事情,政客们看到了男人的愚蠢,为人父母者看到了矛盾并予以反思或同情,一腔正义之人看到了疯狂和迫害,恋人们看到爱,小说家们看到故事,并暗自窃喜且得意洋洋。


但甚少有人提到里恩·舒华泽。这个从大难中醒来以后就失去记忆,直接被特奥·舒华泽接回自己家里的孩子。他又该如何面对,与自己的作为没有任何关系,但已注定狗血淋漓的未来。


即使到了二十岁再去翻陈旧报纸,时不时还是会翻到与自己长相极其相似的女人,笑得开心,天真烂漫,毋庸置疑就是给了自己心脏的人。他与自己的生理母亲长相如此相似,实在是尴尬到举步维艰的一件事情。这么多年,他偶尔总不免会碰到吉利亚斯·奥斯本,他们互相讲话都非常客气,但他耳里时不时会出现奥斯本声音的幻听


【你害死了她。】


【而她爱你更胜过我。】


根本没有人在讲这样的话。他把这幻听告诉自己要好的友人,得了对方一个不轻不重的耳光,而那眼睛本来就是真红的女孩眼珠却更红了:【根本没人会这样想。】不,吾爱,你在撒谎。但里恩并不是不明白她想对他说什么——你当成为你自己。你当成为与这些陈年恩怨毫无关联的你自己。你很好,你很美丽,你强大又有力,你不用害怕任何事情。


他见过特奥·舒华泽给吉利亚斯·奥斯本寄过去的自己的照片,那些照片又被原原本本地寄回来,然后锁在深深的抽屉底。失去挚爱大概是很痛的,大概是极痛的,大概堪称痛不欲生——【这方面他很笨,】温柔的养父极其平和地同他解释,很努力让他不把这事当一回事,【不要介意,我们就当从未发生。】


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年过去几乎也不再有异样的眼光看向自己。当此事从未发生,没有什么难度。吉利亚斯·奥斯本后来转业去了个学校,当了几年校长,身边天天有光怪陆离的学生群魔乱舞。来看歌剧估计也是被学生撺掇的。他第一眼看到里恩·舒华泽的眼神是极温柔的,仿佛发自本能,而后这眼神渐渐冷却,变得坚硬,最后收干,变得麻木而平和,甚至嘴角都调出一个笑容来。里恩·舒华泽觉得自己仿佛看了一段伤口新鲜到愈合结疤过程的快进版视频。而那人身后的俩学生倒是反应迅速,默默地一边一个托住他胳膊,架着这大叔快速脱离现场。


FIN


评论(15)
热度(22)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