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我和吉利亚斯·奥斯本的二三事

Surprise,这次并没剧透。不过我还没疯可能就算某种剧透了。


跟亲友聊剧透,说到本命换了几次人格还爱,自己想了想这算是啥。


我第一次正经写老奥是2009年底,深蓝之境番外Going Home。那时候说他是我本命当然是不准确的,这么BOSS的一个野心家形象我又不是傻子。


但我是俾斯麦厨,年代久远,我自然在意一个游戏里的【铁血宰相】。


玩了零碧写起一篇叫【我和你】的文,是老奥和伊莉娅(。写铁血宰相发家史。走正剧风。后来碧轨结局神棍让我出坑。这时候我出的是轨迹世界观的坑。


闪二坐实林林是他儿子后我觉得好玩,又开始给他写文。我是挺喜欢搞冷门的,好像小时候喜欢一个人玩,从别人不走不做不看的地方自己溜过去,这样安静,空间大,说不定还能发现新东西。


事情就是这样的,你写很多,设定很多,投入很多,自然会亲近,会觉得熟稔,会把自己心里很重要的东西投射到ta身上。我会在文里投入的【我执】很多,所以喜欢冷门人物。写吉利亚斯·奥斯本是走钢索,因为他这BOSS形象,在游戏里太重要了,他怎么都不会是我的。


后来这件事情就变成侦探游戏了。成了某种推理和赌博。


我要说在这种胜负里取胜得到的快感,对我来说确实比抽卡出货强个大概一万来倍。


他早就不是我最早塑造的那个形象了,他变了又变,不仅性格,不仅命运,不仅本心,时至如今我得到的和我最初的那个人的交集并所剩无几。只是这一路上走来,我确确实实在他身上花了无数心血,那不仅是脑补和码字了,还有对官方资料的抠取和推理,官方若印证了我对他的设定,那是令人狂喜到失我的感觉。


这是个很大的,有无数人物,有遮遮掩掩的世界观,还有个不怎么撑得起场面的故事主轴的游戏。绝无可能满足所有对它投射了【我执】的观看者的心愿。官方努力了,对我来说结果并不算好看,只能说你大概真的努力了。而我运气比较好,所投射的【我执】并未被轰得体无全肤。而对于被辜负的人,也并不想讲些得胜者一般的言语。


时至如今,吉利亚斯·奥斯本对我来说早就不是9年之前那个谁,他一直没有成为一个,怎么说,恒定不变的【我执】?或许我一直都对他的逼格颇有信心,其他的部分,在每一次的推理和设定,码字和接受检阅,印证和筛除误解里,层层剥落又重新长起,就像树的年轮。我对他的惯性,熟稔和容忍度,仿佛是被命运的误打误撞带动,积累起来的沉没成本一般。虽然我可能早就对他存在的那个世界没有什么兴趣了,也早就忘了刚见到这人时什么印象和感觉了,但看见他,还是会笑一笑,说,好,接下来我们玩什么呢?


9年前的我做不到这样的事吧,也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耐性吧,无非是在彼时,彼刻,正好这人在那里了,然后就跟着走过来了,结果竟然成了一方吾乡,也是有趣。人心的吾乡并不易得,愿诸君皆得之,且少杀伐征战。


青春无悔不死。

评论(4)
热度(7)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