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红玫瑰一双眼

CP就已闪三剧透所以标题不写


吉利亚斯·奥斯本+阿尔贝里希


都是我流的


—————————————————————

红玫瑰一双眼


*【我】


*【渴望得到幸福】


曾经他并无兴趣也无从知晓一个人的心性如何逆行,自我如何崩坏,现在眼前有了活生生的例子——阿尔贝里希大概是疯了。【这世界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不承诺。如果你不答应。如果你不说“好”。】他仿佛等太久,一半期盼对方的承诺另一半则期盼着拒绝——以前他没有这么疯的。这大概是吉利亚斯的错。在带他去见伊修梅尔伽的路上,阿尔贝里希一开始只是走在前面,然后变成扯着他袖子快步走,再然后勾着他胳膊几乎是跑——除了急不可耐外,还有激动的成分。伊修梅尔伽给吉利亚斯·奥斯本的试炼简直就是象征性走过场的,仿佛等他很久了,仿佛比阿尔贝里希还急不可耐。


吉利亚斯走出机体的时候阿尔贝里希侧躺在地上,披头散发,雪白的头发——彷如山巅上被日光照耀得瑟瑟的晴日大雪。那头发,一度是棕色,但【再也回不去了。】阿尔贝里希睁开眼,原本棕绿色的眼眸鲜红一片,【我哪里都去不了了。】当然,你也一样,哪里都再去不了了。


走过去时吉利亚斯打捞了一下。阿尔贝里希是男人,也高也重。吉利亚斯抱起来吃力。明亮的头发垂到虎口上,像十岁那年他家乡林子里的杉树承不住的雪。雪化得很快,你这辈子也就像这样。也就这样了。阿尔贝里希抖了一会儿:【我渴望得到幸福。】明白。


*【因此请带我离开】


*【远远地带我走】


FIN

————————————————————

前面打*号的是歌词,来自CLAMP的Clover

评论
热度(9)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