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伊莉娜.莱恩福尔特+吉利亚斯.奥斯本)

内文没剧透但是评论里有,所以慎入评论哈

——————————————


伊莉娜·莱恩福尔特和吉利亚斯·奥斯本被拉郎过很多次。当然成功是不可能成功的。且不说两人到底来不来电的问题,光革新派加莱恩福尔特社内部派别压力已经能把二位抡死一万次左右了。但两人也并没有不熟,宰相坐骑钢铁伯爵乃莱社门面之作,一年二次雷打不动的保养,都得拉到卢雷来,宰相不见得每次亲自过来,社长也未必要来盯高级技工的活儿,但偶尔,一两次碰了个面,还是可以凑一起喝一壶的。

【上次是雷格尼茨阁下开过来的。】【啊。】宰相盯着杯子里的原浆,【借他出差用。】【出差任务是帮忙保养列车?】社长呵了一声,【看他那样子比您更上心。】【他做事习惯走心。】宰相阁下看社长一眼,【得您青眼了?】伊莉娜公事公办地一笑:【哪敢跟您抢人。】

有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盯着酒杯。然后宰相先开口:【您女儿近来还好?】伊莉娜望他一眼:【她一贯好得很。】【听说上个月闹离家。】这什么鬼新闻,竟还能传到帝都去——【她没有其他可以掷气的人,只好都撒来我身上。】社长淡淡地,【“妈妈是最可恶的人,全世界最好的人是爸爸,如果爸爸还在家里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现在哪样?】【她认为的“不幸福的样子”呗。】她有些疲了,伸手轻轻扶了下额头。【您也这样想?】【我怎样想?】【“如果他还在——”】

莱恩福尔特社长望着见底的啤酒杯发了会儿愣。

【遇见他时候我刚毕业,那时候年纪小,脾气比现在更不好。他脾气一直很好。我怎么咄咄逼人也不生气。其实他比我聪明,懂得多多了,但是一点不显摆,自己一个人也不吭声就做出一堆惊人得要命的东西来。有一次,我在车间铸件,把车床弄坏了,那是个很贵重的车床,爸爸口气稍微重了点地说我两句,我表面不在意,自己一个人在楼道里哭了会儿,他下楼撞见我,也没说话,直接去车间鼓捣了不到半小时吧,居然把那车床修好了,顺手铸了个铁皮小马,回来时偷偷塞给我。】

【他一直以为我也就那么喜欢他。其实我喜欢他喜欢得要命。】

宰相看了社长一眼:【这话您该说给她听。】【谁。】【闹离家那个。】【呵。】社长忍不住笑起来,【说给她又有什么用呢。】钢铁伯爵保养快完了,他俩走出去,站在轨道边看着,冽冽风中巍然肃穆的深红色列车,伊莉娜仰头望了好一会儿:【莱恩福尔特的骄傲啊。】转头向宰相,【请好好对待。】【是。】宰相阁下从善如流地。

评论(15)
热度(9)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