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单恋是种没治的病

【我】


【已忘记自己从何时起与世人割裂,失去坦诚的耐性,不恭得格外端庄,娴雅地虚与委蛇,因此而被世人所爱是件可悲的事情,是只能令我鄙夷而愤怒的事情。但后来,我连愤怒都懒了。人人不外如是,喜欢在他们看来美丽的东西,恰如其分的东西,令他们感觉安全的东西,顺应了他们的渴望的东西——啊,我知道,你也是这样的。没关系。你又不爱我。】


【你爱一些东西,这些东西里没有我。没关系,我爱你。你也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怎么会不知道我呢?你只是并不想管我而已,对不对?你爱的东西多半也都爱你,这也很幸运,这也很不幸,你会不停产生很多期待,想把控命运,想为了他人改变一些东西。你看,我就不会这样。我也想改变一些东西,但那只是为了我自己。】


【我想我比你幸运,我爱的东西并不爱我,这样,我就无需抱有期待,只要把你当成一个现象,然后走过去,就好了。我了解这世界,看过很多, 我与它并不熟悉,只与你熟悉;我对它并不认可,只对你认可;我并不信它,但是我信你。我看着你与它相处的结构,当一个看客。我知道,你把我当成世界的一部分,对待得恰如其分;我知道,你也是这世界的一部分,只怕你甚至还爱它。但它未必爱你,它未必如我爱你这般爱你,只怕它还憎你,恨你,怨你,要取你的命。或者轻视你,慢待你,并不把你当成什么了不起东西。我曾愤怒,后来想想,也并没有什么好愤怒——你自己都不愤怒。】


【有时候觉得可惜,因为你在这里我才愿意继续在这里玩的,你要走了我当然也要一起走。只是一起玩的这些时间呢,有点开心罢了——我并不容易开心的。这回走了并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开心的机会,不过想想,至少应该没有不开心的机会了,倒也行,终归并没有赔。】

评论
热度(2)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