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得与王子同舟(科洛蒂娅·冯·奥赛雷丝+雷克特·亚兰德尔)

闪三剧透和闪四情报剧透……算是吧


好久没写雷科(科雷?)了,终于终于终于姑娘可以理直气壮当攻了!

——————————————————


【不要再过来了。】他这句话讲得是掏心掏肺的恳切,【你从来不知道我是谁。】


科洛蒂娅往后,靠在墙上,想了一想。


【还记得你高三那年夏天吗?那一天你躲在礼拜堂上面的横梁上,你躲了大半天,还让基库给你带面包上去。我早就发现了,只是没声张。后来我看人都走没了,才敢悄悄过去发个水柱把你冲下来。那时候傍晚了。下大雨。】


【所以呢?】


【只有一把伞,你打着,全倾在我这边,另外那边雨淋着你半个身子。你说反正都湿透了,也没差。】然后她就笑起来,【现在回想也奇怪,这要是别人我肯定过意不去,但既然是你,我就觉得很活该了,这样的照顾安心收受没问题。好像本来就是你欠我的。】


那边就低沉地笑了一笑。


【活得任性肆意,胡作非为,全天下的人都对你没好气,觉得你占了太多便宜,因此个个都像讨债似的对你,好像是很适合的,你也很开心。也有人察觉到不对劲了,但是深究不下去,等有一天你终于跑路消失,才知道并不是总让你占便宜再讨债回来,就能保证还有以后的日子。你说走就走了。我也跟他们一样,被你摆了一道,就这一点来说,你自然可以说‘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谁’。虽然我觉得,这个情况有一半也可以归功于您的演技。】


【以前倒并没有发现,】亚兰德尔少校不禁又笑了一笑,【你也是这么得理不饶人的孩子。】


【这世上没有靠欺骗能够成立的交换,我也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曾经的不客气只基于那时我认为雷克特·亚兰德尔很快乐。而现在我怀疑了,且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从他这里得到一个真实的答案,得着了自然最好,得不着呢我也并不至于就善罢甘休。】


【这可是件唯心的事情,】亚兰德尔少校不禁喊冤,【你拿什么鉴定我的话是真是假,若你一心就觉得我骗你,哪怕是真话也没有办法让你善罢甘休吧?】


【只是这样的一个我的心,哪里会难得住亚兰德尔少校您呢?】科洛蒂娅·冯·奥赛雷丝笑吟吟地举起手里的剑来,【同我说真话——或者欺骗我,到令我善罢甘休为止吧。雷克特·亚兰德尔君。直至如今的一生,你可曾打心眼里感到‘幸福’?如今的自己,又是否令你感到‘快乐’?】


评论(9)
热度(45)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