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And I'm home(奥斯本父子)

闪三剧透

就是突发奇想想搞一个恢复了五岁前记忆的林林233333
————————————————————


那感觉很神奇,有些像被撕裂,又好像其实是愈合中的一小段过程。里恩·舒华泽其实并不想找回身为里恩·奥斯本的记忆——他想了解真相,他想知道过去,希望自己能以理智的头脑拆分其中的信息。而“记忆”则挟带了太多对于“里恩·舒华泽”来说无必要的感受和感情。比如童年时海姆达尔郊区街道里新烤出来的面包甜香味。经常一起玩的大他两岁的女孩脸上的雀斑。夕阳西下时石板路上辉煌的余晖。“那个家”里的结构和家具摆放。自己小床上摆着哪些东西又藏起了哪些东西。后院里有哪些好玩的去处。“那个母亲”的声音,模样,说话的语腔语调,来拥抱的感觉,皮肤的柔软和身上的气息。还有,还有,一个星期只能回来两三天,总是让他翘首以盼的“那个父亲”。

一起玩过的游戏,一起看过的书,彼此问过的问题,彼此回答过的话,“那个父亲”同他讲话时经常蹲下来,经常笑,语气是暖和的,从不盛气凌人。不像母亲那么宠爱他,也会吃他的撒娇,走不动路了要抱抱,也会给抱。“那个父亲”从不高声讲话,想要自己儿子怎么做,自己会先做出榜样来。【这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那个父亲”曾这样同他说,【就像你告诉小朋友们“这件事情应该怎样”,但你如果自己没有做到,别人看了也并不会信服,所以首先,要自己做到。】

曾经这样跟他说过的男人是吉利亚斯·奥斯本。他有一瞬间是想哭,下一瞬间又遏制不住想笑——这个男人说得不错,可能有点太懂了,因此要把他交给特奥·舒华泽。真是疼啊,兀地你人生中又多了两个爱过的人,有一个已经死去, 另一个救回了你,再把你从他的人生中用力剥去,多年之后又如同来索仇一般待你。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这道路漫长,再无重头来过的可能。小孩子可不可以选择不出生呢?【我此生并没做何坏事。】何以至此。

评论(6)
热度(16)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