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if i die young

戒烟戒酒两三天,发现抑郁这个事和抽烟喝酒可能没有太大关系。清醒和健康也有不好受的地方。这个事无关身体,戒烟戒酒我的肺和肝甚至整个身体无疑处在舒适的环境。做事也理智且高效很多。偶尔不爽的是心。


有时候通过身心痛苦才能意识到自我的存在并感到安心,是很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


我爱他人也为他人所爱,且丝毫不担心现在爱我之人不爱我之后,我不会再被他人所爱。这种心态,并不卑微。相当傲慢。我并没有认为诞生是极其糟糕的事情。我也明白我的父母因何而爱我认可我,我的亲友因何而认可我爱我,甚至曾与我为敌者因何也认可我爱我,我知道得非常清楚。我确实是得到过世界之爱之人。


不知为何依然偶尔愤怒,也不耐烦。母亲经常同我哭泣:如果她死去,还有谁会为一个无夫无子的我的存在消逝而伤心在意。我想说其实并不用。你活到我死去之前就可以了。母亲这种存在,实在不可思议。

评论(4)
热度(4)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