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你走你的路(马猴烧酒·奥斯本)




剧透剧透


——————————————————————


老奥=大帝。给大猪蹄子结局做心理建设用。请自主避雷。


——————————————————————


有时候还是会梦见卡茜雅。梦里也是半梦半醒的时候,她还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沉酣的躯体细微地起伏,清晨的光砾,细细碎碎撒在那身上。这时若伏下去,隔着白纱的睡裙往那肌肤上亲吻下去,口鼻间溢上来的气味,像是从他心尖挤下最新鲜一滴血,兑成柔白温热的奶。




爱人是永不归来之人。故乡是再也回不去的地方。这话或者对于谁来说,都是真理。而有人若半点不懂,他怕是要夸对方一句:三生有幸。二百五十年前,他遇到个人,相伴短短数载,跌宕起伏,出生入死,后来以为她再回不来,结果到他躺在床上要送命的时候,又狭路相逢。【这一生?】【虽有遗憾,并无后悔。】他们彼此约了东西,彼此又再度离佚,本以为这次真的是永别的——二百五十年后又站在了一处,说不啼笑那是假的。有时候某个人也会变成故乡。【莉安妮。】兜兜转转好一场你死我活,结局不外如是。【莉安妮,草原上婆婆们的酒,酿得可还那样的好?】




有时候分离断骨伤筋,甚至摧身毁命,但临到头上了,还能不活不成?阿尔贝里希有时赞叹吉利亚斯坚韧,有时悲泣吉利亚斯心冷,从头到尾,打了舞台底子的都是他毫不掩隐的洋洋自得之心,因此也演绎得,颇为艳丽可观。那年吉利亚斯背着胸腔里盛了自己心器的幼崽去往分离的路上,不知该同这人说什么,想了半天,终归还是开口:【你此生——】




你此生并未作何坏事,而我也并无意冒犯——这话无聊,你我今日一别两宽。我有要去到的地方,而并不愿得见你此生结局,往后若不幸须有得罪之处,还请多担待了。




FIN

评论(8)
热度(6)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