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杂感,奥斯本父子+闪四剧透,标题来自老歌【红日】(日常不会起名


——————————————————


跟很多其他人比我一直关注点都在老奥和林林身上,所以这次闪四事件我可能是运气好到爆那一个,我最想看法老控好好把他俩的事交代明白,法老控交代明白了,可能为了交代明白这件事,十几年过程漫长,撕拉牵扯跌跌撞撞,成果也瑕疵显著,但是这事儿他们干完了。


看了贴吧的confidential book补充大概补完了一些猜想,当然游戏里面表没表现出来可能……对我没太大差_(:3」∠❀)_ 闪四最后林林能笑着对他爹说一句【是这样啊】


【我终于心安了】


他的一生(两生?)和你的小半生重...

我和吉利亚斯·奥斯本的二三事

Surprise,这次并没剧透。不过我还没疯可能就算某种剧透了。


跟亲友聊剧透,说到本命换了几次人格还爱,自己想了想这算是啥。


我第一次正经写老奥是2009年底,深蓝之境番外Going Home。那时候说他是我本命当然是不准确的,这么BOSS的一个野心家形象我又不是傻子。


但我是俾斯麦厨,年代久远,我自然在意一个游戏里的【铁血宰相】。


玩了零碧写起一篇叫【我和你】的文,是老奥和伊莉娅(。写铁血宰相发家史。走正剧风。后来碧轨结局神棍让我出坑。这时候我出的是轨迹世界观的坑。


闪二坐实林林是他儿子后我觉得好玩,又开始给他写文。我是挺喜欢搞冷门的,好像小时候喜欢一个人玩,...

如今走过这世间(吉利亚斯·奥斯本+米莉亚姆·奥莱恩)

闪三核心剧透?但是,是意识流啊(哭


标题来自改编歌曲《起风了》

—————————————————————


【呐,我喜欢你哟。】那一天她同熊先生这样说,


【但你不应该这样。】


*

米莉亚姆·奥莱恩十四岁前是没有落过一滴眼泪的。她仿佛天生缺少这个弦,也没有人来触动她的这个点。虽然她聪明,有头脑又有智识,但正好还有足够冷酷的天真让人忽略这份能力,也实在幸甚至哉。十三岁前的时间,是她的童年。后来她有了很短的一小截——怎么叫呢?青春?不过一年半载的奔波交际,忽然知道了,有些感情并不都像自己已经有的那些,是不用畏惧脆弱也不会畏惧失去的;有些感情纤密又敏感,脆弱得...

Canta per me II


意识流,不过可能涉及剧透

——————————————————————

为人父母者仿佛总有种本能的渴望,想要自己为自己的子女所爱。吉利亚斯有时候好奇,自己以前是不是也是如此。自从当年阿尔贝里希把事情同他讲明白过后,他绝了自己很多心思,里面到底有这一项没有?一切关于人的感情的渴念渐次减少的过程中,他诚然感觉到自己越发思路清晰,耳聪目明。雷克特·亚兰德尔时常站得远远地看一看他,又转身把视线抛向忒远的空中,如果是白天,空中有云,如果是夜晚,天上有星。天上的星,地上的星。红发的小孩儿会唱歌,如果他正经唱起来,可以非常好听,canta per me...

你走你的路(马猴烧酒·奥斯本)



剧透剧透


——————————————————————


老奥=大帝。给大猪蹄子结局做心理建设用。请自主避雷。


——————————————————————


有时候还是会梦见卡茜雅。梦里也是半梦半醒的时候,她还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沉酣的躯体细微地起伏,清晨的光砾,细细碎碎撒在那身上。这时若伏下去,隔着白纱的睡裙往那肌肤上亲吻下去,口鼻间溢上来的气味,像是从他心尖挤下最新鲜一滴血,兑成柔白温热的奶。



爱人是永不归来之人。故乡是再也回不去的地方。这话或者对于谁来说,都是真理。而有人若半点不懂,他怕是要夸对...

And I'm home(奥斯本父子)

闪三剧透

就是突发奇想想搞一个恢复了五岁前记忆的林林233333
————————————————————

那感觉很神奇,有些像被撕裂,又好像其实是愈合中的一小段过程。里恩·舒华泽其实并不想找回身为里恩·奥斯本的记忆——他想了解真相,他想知道过去,希望自己能以理智的头脑拆分其中的信息。而“记忆”则挟带了太多对于“里恩·舒华泽”来说无必要的感受和感情。比如童年时海姆达尔郊区街道里新烤出来的面包甜香味。经常一起玩的大他两岁的女孩脸上的雀斑。夕阳西下时石板路上辉煌的余晖。“那个家”里的结构和家具摆放。自己小床上摆着哪些东西又藏起了哪些东西。后院里有哪些好玩的去处。...

My Body& My Bone(奥斯本家)

闪三剧透


其实还是带娃小段子,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要打这么个标题……

————————————————————


吉利亚斯·奥斯本还在谈恋爱的时候他亲爱的下属克雷格少校的女儿就已经会打酱油了。因此唯独在恋爱结婚这一件事上后者常常禁不住对他流露出慈祥的表情。卡茜雅比他小了十多岁,他就习惯管人家叫做小姑娘,一起生活以后也自觉管着一系列有必要没有必要的操心。梵戴克准将有时候看不过去,说你别把人家好好一个女孩儿宠废了。克雷格这时候就实事求是心直口快:没事没事,等有了孩子以后他就没这机会咯。


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后来有了孩子他一个星期也只能回家两三天带一带,只有这几天时间都觉...

地上の星(吉利亚斯·奥斯本+雷克特·亚兰德尔)

闪三剧透


我就是喜欢他俩扯闲篇儿,真的爱得不行

————————————————————

地上の星


吉利亚斯·奥斯本从刚认识起就嘲讽雷克特·亚兰德尔【很有趣】。那年他四十二岁,雷克特十一岁,双双家破人亡。一个人的父杀了另一个人的妻和子,另一个人杀了这个人的父,这关系简明扼要,最好是人手一把刀互捅到死。奈何年纪地位相差过大,十一岁的亚兰德尔小哥觉得自己并没什么实力和立场好计较。他天天做梦,梦里内容让他生不如死。他吃不了,喝不下,还知道外面有的是人要自己的命。【你颇为心高气傲。】吉利亚斯·奥斯本如是说。也许小孩子都是心高气傲的。...

【我是你的心】

CP就闪三剧透了

伊修梅尔迦+吉利亚斯.奥斯本

——————————————————————

伊修梅尔迦和其他骑神都不一样。伊修梅尔迦有自己的意志,且过于庞大。吉利亚斯有时想是否那就是所谓的【钢之意志】。

【我是你的心】

如果说人的所有痛苦都来自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伊修梅尔迦能解决一个人能想到的几乎所有痛苦。吉利亚斯.奥斯本并不会输,自然也不会死。他也越来越懒得解释,无法得到理解就得不到好了,无法赢得的心就不要好了。就算得到了一时的理解或一时的心,也会因为无聊又可笑的理由【噗】一声就破裂,然后来反噬你自己。人心的可贵与弱小神奇地不成比例,何况他反正是要往前走的,既然并没可能有什么能拦住他,他与这人世又还有...

你当温柔 但有力量(吉利亚斯.奥斯本+克蕾雅.利威尔特)

闪三剧透

多年以后回头来看我这堆同人估计都能看出来是在写日记……
————————————————————

克蕾雅.利威尔特长到二十岁,受过伤,流过泪,有过血海深仇,甚至亲手送了仇人归西,以为自己经历得够多了,结果发现并不是,人生这事的奇妙之处在于,你遇到的每一件事,内里的排列组合能够复杂到经历再丰富的人也闻所未闻的程度。参加工作的第一年瞒了自己是当朝宰相养女的关系进到铁道宪兵队,没过几个月压力大得头发一把把掉,雷克特从利贝尔放假回来溜来看她,看见这情况直接给吉利亚斯挂通讯。宰相换了身便服带了红发小哥来看她,一向讲究礼仪的小姐却卧在沙发上连起身的力气都没了,就怏怏地坐起来,也不想说话。吉利亚斯想一想...

这歌原曲是Nicholas Cheung 的Watch the Pacific


还请将军少饮酒(尤肯特·莱泽·亚诺尔*吉利亚斯·奥斯本)



闪三剧透



你们看我都不用【+】用【*】了,已经是无耻的汪男男……



————————————————————



尤肯特·莱泽·亚诺尔要求吉利亚斯·奥斯本回他身边这个事并不多见,即使如此帝国皇帝依然好奇后者会不会心生厌烦。当然这不大可能,那位总是很懂的,回来了行一个礼又抬头仔细看他一会儿:【哪里不舒服?】他对吉利亚斯·...

逃跑计划(奥斯本家)

闪三剧透


我真是好稀饭我家里恩奥斯本,他超棒的2333333


——————————————————————

里恩能自己来找他这件事他是没想到的。小哥今年刚五岁,虽然被允许自己出门找小区的孩子玩了,也只是小范围内的自由行动。他的驻地离海姆达尔有相当于一个城市的距离,五岁的小哥显然是自己搭了马车又转了导力车,所幸没被药没被拐,最终出现在他的驻地门口,朗声说我找我爹,吉利亚斯·奥斯本。当然别人认出他也没什么难度——这位小哥长了和奥斯本夫人一模一样的脸。吉利亚斯·奥斯本准将把这位英勇的小哥端到自己办公桌上,非常挣扎到底要不要打断他的腿。


【妈妈在哭。】而...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