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I'm home(奥斯本父子)

闪三剧透

就是突发奇想想搞一个恢复了五岁前记忆的林林233333
————————————————————

那感觉很神奇,有些像被撕裂,又好像其实是愈合中的一小段过程。里恩·舒华泽其实并不想找回身为里恩·奥斯本的记忆——他想了解真相,他想知道过去,希望自己能以理智的头脑拆分其中的信息。而“记忆”则挟带了太多对于“里恩·舒华泽”来说无必要的感受和感情。比如童年时海姆达尔郊区街道里新烤出来的面包甜香味。经常一起玩的大他两岁的女孩脸上的雀斑。夕阳西下时石板路上辉煌的余晖。“那个家”里的结构和家具摆放。自己小床上摆着哪些东西又藏起了哪些东西。后院里有哪些好玩的去处。...

My Body& My Bone(奥斯本家)

闪三剧透


其实还是带娃小段子,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要打这么个标题……

————————————————————


吉利亚斯·奥斯本还在谈恋爱的时候他亲爱的下属克雷格少校的女儿就已经会打酱油了。因此唯独在恋爱结婚这一件事上后者常常禁不住对他流露出慈祥的表情。卡茜雅比他小了十多岁,他就习惯管人家叫做小姑娘,一起生活以后也自觉管着一系列有必要没有必要的操心。梵戴克准将有时候看不过去,说你别把人家好好一个女孩儿宠废了。克雷格这时候就实事求是心直口快:没事没事,等有了孩子以后他就没这机会咯。


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后来有了孩子他一个星期也只能回家两三天带一带,只有这几天时间都觉...

地上の星(吉利亚斯·奥斯本+雷克特·亚兰德尔)

闪三剧透


我就是喜欢他俩扯闲篇儿,真的爱得不行

————————————————————

地上の星


吉利亚斯·奥斯本从刚认识起就嘲讽雷克特·亚兰德尔【很有趣】。那年他四十二岁,雷克特十一岁,双双家破人亡。一个人的父杀了另一个人的妻和子,另一个人杀了这个人的父,这关系简明扼要,最好是人手一把刀互捅到死。奈何年纪地位相差过大,十一岁的亚兰德尔小哥觉得自己并没什么实力和立场好计较。他天天做梦,梦里内容让他生不如死。他吃不了,喝不下,还知道外面有的是人要自己的命。【你颇为心高气傲。】吉利亚斯·奥斯本如是说。也许小孩子都是心高气傲的。...

【我是你的心】

CP就闪三剧透了

伊修梅尔迦+吉利亚斯.奥斯本

——————————————————————

伊修梅尔迦和其他骑神都不一样。伊修梅尔迦有自己的意志,且过于庞大。吉利亚斯有时想是否那就是所谓的【钢之意志】。

【我是你的心】

如果说人的所有痛苦都来自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伊修梅尔迦能解决一个人能想到的几乎所有痛苦。吉利亚斯.奥斯本并不会输,自然也不会死。他也越来越懒得解释,无法得到理解就得不到好了,无法赢得的心就不要好了。就算得到了一时的理解或一时的心,也会因为无聊又可笑的理由【噗】一声就破裂,然后来反噬你自己。人心的可贵与弱小神奇地不成比例,何况他反正是要往前走的,既然并没可能有什么能拦住他,他与这人世又还有...

你当温柔 但有力量(吉利亚斯.奥斯本+克蕾雅.利威尔特)

闪三剧透

多年以后回头来看我这堆同人估计都能看出来是在写日记……
————————————————————

克蕾雅.利威尔特长到二十岁,受过伤,流过泪,有过血海深仇,甚至亲手送了仇人归西,以为自己经历得够多了,结果发现并不是,人生这事的奇妙之处在于,你遇到的每一件事,内里的排列组合能够复杂到经历再丰富的人也闻所未闻的程度。参加工作的第一年瞒了自己是当朝宰相养女的关系进到铁道宪兵队,没过几个月压力大得头发一把把掉,雷克特从利贝尔放假回来溜来看她,看见这情况直接给吉利亚斯挂通讯。宰相换了身便服带了红发小哥来看她,一向讲究礼仪的小姐却卧在沙发上连起身的力气都没了,就怏怏地坐起来,也不想说话。吉利亚斯想一想...

这歌原曲是Nicholas Cheung 的Watch the Pacific


还请将军少饮酒(尤肯特·莱泽·亚诺尔*吉利亚斯·奥斯本)



闪三剧透



你们看我都不用【+】用【*】了,已经是无耻的汪男男……



————————————————————



尤肯特·莱泽·亚诺尔要求吉利亚斯·奥斯本回他身边这个事并不多见,即使如此帝国皇帝依然好奇后者会不会心生厌烦。当然这不大可能,那位总是很懂的,回来了行一个礼又抬头仔细看他一会儿:【哪里不舒服?】他对吉利亚斯·...

逃跑计划(奥斯本家)

闪三剧透


我真是好稀饭我家里恩奥斯本,他超棒的2333333


——————————————————————

里恩能自己来找他这件事他是没想到的。小哥今年刚五岁,虽然被允许自己出门找小区的孩子玩了,也只是小范围内的自由行动。他的驻地离海姆达尔有相当于一个城市的距离,五岁的小哥显然是自己搭了马车又转了导力车,所幸没被药没被拐,最终出现在他的驻地门口,朗声说我找我爹,吉利亚斯·奥斯本。当然别人认出他也没什么难度——这位小哥长了和奥斯本夫人一模一样的脸。吉利亚斯·奥斯本准将把这位英勇的小哥端到自己办公桌上,非常挣扎到底要不要打断他的腿。


【妈妈在哭。】而...

闪三剧透

【那么,去和鲁道夫.亚兰德尔说吧】

【他杀死了我的妻与我的子。他洞穿了我的人生。】

【而我永远无法洞穿他的人生。】

【一定是因为我太软弱之故。】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奥斯本夫妇)

想听这歌在我上一条lof


闪三剧透

—————————————————————

But she said, where'd you wanna go?

How much you wanna risk?

I'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

With some superhuman gifts


怕死是什么滋味他二十来年没有感觉过了。确切地说从十三岁与那年失掉一切后就再没感觉过了。父母双亡是种难与旁人说的体验,很多年后他随意从报纸一隅看见一句话:【父母在,人生尚有来路;父母去,人生只有归途。】才恍然大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怕的了,也没有什么能当成理所当然的了...

刷一天抖音看见人人都在用这首歌配复联

然而这歌是讲不要当英雄的😂

But she said, where'd you wanna go?
How much you wanna risk?
I'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
With some superhuman gifts,
Some superhero,
Some fairytale bliss,
Just something I can turn to,
Somebody I can kiss,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脑内很闪三剧透地打开一下

————————剧透分割—————...

红玫瑰一双眼

CP就已闪三剧透所以标题不写


吉利亚斯·奥斯本+阿尔贝里希


都是我流的


—————————————————————

红玫瑰一双眼


*【我】


*【渴望得到幸福】


曾经他并无兴趣也无从知晓一个人的心性如何逆行,自我如何崩坏,现在眼前有了活生生的例子——阿尔贝里希大概是疯了。【这世界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不承诺。如果你不答应。如果你不说“好”。】他仿佛等太久,一半期盼对方的承诺另一半则期盼着拒绝——以前他没有这么疯的。这大概是吉利亚斯的错。在带他去见伊修梅尔伽的路上,阿尔贝里希一开始只是走在前面,然后变成扯着他袖子快步走,再然后勾着他胳膊几乎是跑——...

可念不可说(奥斯本夫妇)

明儿又——上火车去了总之这几天都没可能写文,就先混个更吧,虽然名字看起来很艹蛋但是是纯糖,狗粮


闪三剧透哈


————————————————————


可念不可说


当年的克雷格少校是很讶异于他敬爱的前辈兼上司奥斯本上校在打了三十多年光棍后突然之间对一个驻地村落里的小姑娘爱得七荤八素不能自拔的。他的上校,姓奥斯本,名吉利亚斯,这词在古语里是星星的意思,全军上下都管他叫帝国之星。奥斯本上校很能干,是军部核心人物的爱将,平日代表军方交接出入,埃雷波尼亚从上到下各个阶层都有人情往来,不少人看中他的前景,看中他的身份,觉着有适宜对象便互相引渡,他异性缘一直不差,也基本都是境界极高的...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