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Fate/Grand Order(奥斯本家)

我永远喜欢沙雕夫妇&闪轨剧透


名字是恶趣味(喂。然后这篇其实是沙雕母子?(爹也很沙雕(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我对沙雕小媳妇的向往


注意:真的怀孕比我写的可怕一百倍(以上),真的生产比我写的可怕一万倍(以上),文学和梦想是美好的,文中老奥这种男人三次元里是没有的()

————————————————————


卡茜雅喜欢背靠在他怀里睡,个头小,天灵盖顶着他下巴窝儿,蜷起来,脚底踩踩他膝盖,以前来了大姨妈,会要求揉肚子。当然没有来大姨妈的话,也可以随便揉,手感最好的自然是胸,滑下去可以撸撸腰,撸撸肚子,顺顺背,捏捏屁股,提一提膝盖窝,够着脚了以后握住——有...

妄想告白(伊芙琳👉德莱凯尔斯?)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酸爽的向往∠( ᐛ 」∠)_


伊芙琳单箭头独白,狮子战役我流编纂


——————————————————


【第一次见到他时我是十三岁,我是爵爷家的女儿,他是个庶出皇子,从诺尔德偶尔经过我家封地,内战刚刚打响,我的父待他如上宾,想给他钱财兵勇,去与他的兄弟战争,他不愿意。我的父从不求人,那日却在长桌上对他费劲口舌,晓以大义,甚至哀婉叹求,我从未见我的父如此语气,而他扔摇头不已,我气愤难耐,随手将手边黄金酒杯掷向他,一举砸破这不思上进的庶出皇子的额头,我并不曾出口骂他,但大抵他已从我眼中看见恶意。】


【后来他便走了,那个伤口竟深,留了疤了,你现在拨开他额...

Nothing but your aching soul(德莱凯尔斯+伊芙琳)

OOC,三角,肉渣。大猪蹄子。新婚之夜。可能有闪轨剧透。


Nothing but your aching soul


德莱凯尔斯做爱时从不出声。


*


她的初夜是17岁。在全帝国上下欢庆瞩目的婚礼之后。那夜,她除掉衣物,月光下金黄色鬈曲的长发,覆在苍白纤细的少女体上,德莱凯尔斯坐在门边的椅子里,手里握着酒杯,表情看起来要夺路而逃,然而喝多了,大概一时并站不起身。她不笨,用德莱凯尔斯的话说,她聪明得过分。她挟着苍白而纤细的少女身体走向他,如瀑布一般的金发走向他,明亮如同水晶般紫色的眼睛走向他,在毫无灯火的月光之下,将膝盖插入他两膝之间:【要...

那些爸爸教给你的事1(奥斯本家)

闪轨剧透,继续沙雕夫妇带孩子


———————————————————


成立家庭以后奥斯本上校整体调整了一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安排,工作上很多机会因此就放掉了,梵戴克将军自然是觉得可惜,但是也能够理解,并且认同他安排中的轻重缓急——【我是没想看你孤独终老的。】可能担心过太多年了,好不容易看他生活上能有个转机也是一心捧着供着。这时候奥斯本上校便觉得他上司对自己是真爱。


孩子出生是结婚后第三个年头,整个过程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硬仗,他的妻是一个堪称瘦小的女子,在一年的时间内体型增大到有一个半大的她的地步,她年纪很轻,却经历着奥斯本上校无法理解的,性别造就的独家体验,而他没有任何实战经...

脑洞存档2(德莱凯尔斯中心)

接上篇,依然是饭否段子混更


不确定有没有剧透()


————————————————————

1


桑德罗特小姐曾被四皇子称为【爱一切也一无所爱的女人】。【毫无私欲也算是个人吗?】【爱世间万物和心如铁石有什么区别吗?】他还总要这般殷殷地补上几句。这话也不是只有他说,桑德罗特小姐有时候也真的以为自己是个一无所爱的女人——是天秤一般的,完整又无趣的造物。后来她的一生碎了一地,后来她真的变成了【铁石心肠】的东西。毁灭了以后,她曾经时间的残骸化为巨大传说。灵魂变成渺小的一缕。


【究竟是为什么呢?】德莱凯尔斯当年行军时候,有时候半夜偷偷溜过来跟她讲话,【好神奇,有人比我还木头。...

闪三四剧透.JPG


我深沉思考了一下林林他爹和他妈的体型差我觉得是这样的.JPG

脑洞存档(德莱凯尔斯中心)

拿好几天的饭否小段子混更!可见我社畜到何等程度!(滚


德莱凯尔斯,罗兰范德尔,莉安妮桑德罗特


【感觉一任和下一任是无缝衔接的】by你们tong聚聚


在猪蹄子的海洋中徜徉!你们就尽情炖了我吧!


————————————————————


1

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的人生愿望是当一个愉快的家庭主夫,老婆孩子热炕头,带上妈妈和罗兰一家(谁要被你带着——by耿直的范德尔先生)一起在美丽的草原上撒欢儿驰骋,像无忧无虑不知尘世悲喜的兽群就好。他本来以为这个事,是很容易实现的。天下风云与他何干何系呢?不入江湖,便不会被岁月相摧


2

【卢奇,等你当了皇帝,一定要常来高原...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杂感,奥斯本父子+闪四剧透,标题来自老歌【红日】(日常不会起名


——————————————————


跟很多其他人比我一直关注点都在老奥和林林身上,所以这次闪四事件我可能是运气好到爆那一个,我最想看法老控好好把他俩的事交代明白,法老控交代明白了,可能为了交代明白这件事,十几年过程漫长,撕拉牵扯跌跌撞撞,成果也瑕疵显著,但是这事儿他们干完了。


看了贴吧的confidential book补充大概补完了一些猜想,当然游戏里面表没表现出来可能……对我没太大差_(:3」∠❀)_ 闪四最后林林能笑着对他爹说一句【是这样啊】


【我终于心安了】


他的一生(两生?)和你的小半生重...

富士山下(莉安妮·桑特罗德*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都是狮子战争的内容……没有啥闪三四剧透,应该?(


富士山下


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


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出殡那一天海姆达尔很配合地下雨了。那是个春天,雨也细细密密,轻柔得像情人抚过发丝的手。她的金发也细,也密,也软得像缎子似的,不消一会儿吸饱了雨水,压在肩头和脸颊,比铠甲更沉也似的,逼得人不得不大口呼吸。


其实连呼吸也并不需要,无论如何都不会死去。德莱凯尔斯会老,会死,会哭会笑,心脏泵动着,血液流动着,是温暖的,在病...

想为你窃玉簪(莉安妮·桑德罗特+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陈年旧事的脑补,没啥剧透


标题还是来自最近LOOP的歌,发在前面的【盗将行】


想为你窃玉簪(莉安妮·桑德罗特+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烽烟万里如衔  掷群雄下酒宴

谢绝策勋十二转 想为你窃玉簪

入巷间 吃汤面 笑看窗边飞雪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


立枇杷于庭前


—————————————————————


莉安妮刚把德莱凯尔斯从河里捞起来时,觉得这个人看起来真是惨。他这个人其实还算高大,但这会儿湿淋淋地一团被扔在岸上,像农夫不要了随手弃河的小狗子,蔫了吧唧地命悬...

我和吉利亚斯·奥斯本的二三事

Surprise,这次并没剧透。不过我还没疯可能就算某种剧透了。


跟亲友聊剧透,说到本命换了几次人格还爱,自己想了想这算是啥。


我第一次正经写老奥是2009年底,深蓝之境番外Going Home。那时候说他是我本命当然是不准确的,这么BOSS的一个野心家形象我又不是傻子。


但我是俾斯麦厨,年代久远,我自然在意一个游戏里的【铁血宰相】。


玩了零碧写起一篇叫【我和你】的文,是老奥和伊莉娅(。写铁血宰相发家史。走正剧风。后来碧轨结局神棍让我出坑。这时候我出的是轨迹世界观的坑。


闪二坐实林林是他儿子后我觉得好玩,又开始给他写文。我是挺喜欢搞冷门的,好像小时候喜欢一个人玩,...

我有一针预防,你打吗(闪四情报剧透)

缺德警告∩˙▿˙∩


敬请期待高塔公主吉利亚斯.小美人鱼奥斯本和you know nothing林林林.负心薄幸舒华泽


我好兴奋啊.JPG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