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杂感,奥斯本父子+闪四剧透,标题来自老歌【红日】(日常不会起名


——————————————————


跟很多其他人比我一直关注点都在老奥和林林身上,所以这次闪四事件我可能是运气好到爆那一个,我最想看法老控好好把他俩的事交代明白,法老控交代明白了,可能为了交代明白这件事,十几年过程漫长,撕拉牵扯跌跌撞撞,成果也瑕疵显著,但是这事儿他们干完了。


看了贴吧的confidential book补充大概补完了一些猜想,当然游戏里面表没表现出来可能……对我没太大差_(:3」∠❀)_ 闪四最后林林能笑着对他爹说一句【是这样啊】


【我终于心安了】


他的一生(两生?)和你的小半生重...

富士山下(莉安妮·桑特罗德*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都是狮子战争的内容……没有啥闪三四剧透,应该?(


富士山下


何不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


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出殡那一天海姆达尔很配合地下雨了。那是个春天,雨也细细密密,轻柔得像情人抚过发丝的手。她的金发也细,也密,也软得像缎子似的,不消一会儿吸饱了雨水,压在肩头和脸颊,比铠甲更沉也似的,逼得人不得不大口呼吸。


其实连呼吸也并不需要,无论如何都不会死去。德莱凯尔斯会老,会死,会哭会笑,心脏泵动着,血液流动着,是温暖的,在病...

想为你窃玉簪(莉安妮·桑德罗特+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陈年旧事的脑补,没啥剧透


标题还是来自最近LOOP的歌,发在前面的【盗将行】


想为你窃玉簪(莉安妮·桑德罗特+德莱凯尔斯·莱泽·亚诺尔)


烽烟万里如衔  掷群雄下酒宴

谢绝策勋十二转 想为你窃玉簪

入巷间 吃汤面 笑看窗边飞雪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


立枇杷于庭前


—————————————————————


莉安妮刚把德莱凯尔斯从河里捞起来时,觉得这个人看起来真是惨。他这个人其实还算高大,但这会儿湿淋淋地一团被扔在岸上,像农夫不要了随手弃河的小狗子,蔫了吧唧地命悬...

我和吉利亚斯·奥斯本的二三事

Surprise,这次并没剧透。不过我还没疯可能就算某种剧透了。


跟亲友聊剧透,说到本命换了几次人格还爱,自己想了想这算是啥。


我第一次正经写老奥是2009年底,深蓝之境番外Going Home。那时候说他是我本命当然是不准确的,这么BOSS的一个野心家形象我又不是傻子。


但我是俾斯麦厨,年代久远,我自然在意一个游戏里的【铁血宰相】。


玩了零碧写起一篇叫【我和你】的文,是老奥和伊莉娅(。写铁血宰相发家史。走正剧风。后来碧轨结局神棍让我出坑。这时候我出的是轨迹世界观的坑。


闪二坐实林林是他儿子后我觉得好玩,又开始给他写文。我是挺喜欢搞冷门的,好像小时候喜欢一个人玩,...

我有一针预防,你打吗(闪四情报剧透)

缺德警告∩˙▿˙∩


敬请期待高塔公主吉利亚斯.小美人鱼奥斯本和you know nothing林林林.负心薄幸舒华泽


我好兴奋啊.JPG


如今走过这世间(吉利亚斯·奥斯本+米莉亚姆·奥莱恩)

闪三核心剧透?但是,是意识流啊(哭


标题来自改编歌曲《起风了》

—————————————————————


【呐,我喜欢你哟。】那一天她同熊先生这样说,


【但你不应该这样。】


*

米莉亚姆·奥莱恩十四岁前是没有落过一滴眼泪的。她仿佛天生缺少这个弦,也没有人来触动她的这个点。虽然她聪明,有头脑又有智识,但正好还有足够冷酷的天真让人忽略这份能力,也实在幸甚至哉。十三岁前的时间,是她的童年。后来她有了很短的一小截——怎么叫呢?青春?不过一年半载的奔波交际,忽然知道了,有些感情并不都像自己已经有的那些,是不用畏惧脆弱也不会畏惧失去的;有些感情纤密又敏感,脆弱得...

【挂人】天凉了,让抄袭者破产吧

10107的社畜在此鸣谢各路豪杰抢救我们这一对烧糊的卷子

暗红领域:

哦我社畜的时候你们做了这么大的功德(……)
我和你们说,一开始我只是粗看了一眼她的弓凛,并没有发觉抄袭还以为只是模仿,所以傻逼了一回呢(冷漠)
行呗回头发现自己也被抄了(还特么是因为被转载了才抄的),才意识到我真是个傻逼。
好笑的是还是我第一个看到她的。她要不发弓凛,大概还不会被发觉抄袭。
我要neng死她(干脆利落


吐槽是毕生的事业.L:



占tag致歉,这回被抄的是我喜欢了九年整的聚聚,叔可忍婶婶没法忍。






抄袭者...


Canta per me II


意识流,不过可能涉及剧透

——————————————————————

为人父母者仿佛总有种本能的渴望,想要自己为自己的子女所爱。吉利亚斯有时候好奇,自己以前是不是也是如此。自从当年阿尔贝里希把事情同他讲明白过后,他绝了自己很多心思,里面到底有这一项没有?一切关于人的感情的渴念渐次减少的过程中,他诚然感觉到自己越发思路清晰,耳聪目明。雷克特·亚兰德尔时常站得远远地看一看他,又转身把视线抛向忒远的空中,如果是白天,空中有云,如果是夜晚,天上有星。天上的星,地上的星。红发的小孩儿会唱歌,如果他正经唱起来,可以非常好听,canta per me...

你走你的路(马猴烧酒·奥斯本)



剧透剧透


——————————————————————


老奥=大帝。给大猪蹄子结局做心理建设用。请自主避雷。


——————————————————————


有时候还是会梦见卡茜雅。梦里也是半梦半醒的时候,她还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沉酣的躯体细微地起伏,清晨的光砾,细细碎碎撒在那身上。这时若伏下去,隔着白纱的睡裙往那肌肤上亲吻下去,口鼻间溢上来的气味,像是从他心尖挤下最新鲜一滴血,兑成柔白温热的奶。



爱人是永不归来之人。故乡是再也回不去的地方。这话或者对于谁来说,都是真理。而有人若半点不懂,他怕是要夸对...

闪四情报剧透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大概


是情头(ง •̀_•́)ง

以及我的小希德凉了,散了散了(收摊)

And I'm home(奥斯本父子)

闪三剧透

就是突发奇想想搞一个恢复了五岁前记忆的林林233333
————————————————————

那感觉很神奇,有些像被撕裂,又好像其实是愈合中的一小段过程。里恩·舒华泽其实并不想找回身为里恩·奥斯本的记忆——他想了解真相,他想知道过去,希望自己能以理智的头脑拆分其中的信息。而“记忆”则挟带了太多对于“里恩·舒华泽”来说无必要的感受和感情。比如童年时海姆达尔郊区街道里新烤出来的面包甜香味。经常一起玩的大他两岁的女孩脸上的雀斑。夕阳西下时石板路上辉煌的余晖。“那个家”里的结构和家具摆放。自己小床上摆着哪些东西又藏起了哪些东西。后院里有哪些好玩的去处。...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