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情头(ง •̀_•́)ง

以及我的小希德凉了,散了散了(收摊)

And I'm home(奥斯本父子)

闪三剧透

就是突发奇想想搞一个恢复了五岁前记忆的林林233333
————————————————————

那感觉很神奇,有些像被撕裂,又好像其实是愈合中的一小段过程。里恩·舒华泽其实并不想找回身为里恩·奥斯本的记忆——他想了解真相,他想知道过去,希望自己能以理智的头脑拆分其中的信息。而“记忆”则挟带了太多对于“里恩·舒华泽”来说无必要的感受和感情。比如童年时海姆达尔郊区街道里新烤出来的面包甜香味。经常一起玩的大他两岁的女孩脸上的雀斑。夕阳西下时石板路上辉煌的余晖。“那个家”里的结构和家具摆放。自己小床上摆着哪些东西又藏起了哪些东西。后院里有哪些好玩的去处。...

得与王子同舟(科洛蒂娅·冯·奥赛雷丝+雷克特·亚兰德尔)

闪三剧透和闪四情报剧透……算是吧


好久没写雷科(科雷?)了,终于终于终于姑娘可以理直气壮当攻了!

——————————————————


【不要再过来了。】他这句话讲得是掏心掏肺的恳切,【你从来不知道我是谁。】


科洛蒂娅往后,靠在墙上,想了一想。


【还记得你高三那年夏天吗?那一天你躲在礼拜堂上面的横梁上,你躲了大半天,还让基库给你带面包上去。我早就发现了,只是没声张。后来我看人都走没了,才敢悄悄过去发个水柱把你冲下来。那时候傍晚了。下大雨。】


【所以呢?】


【只有一把伞,你打着,全倾在我这边,另外那边雨淋着你半个身子。你说反正都湿透了,也没差。】然后她就笑起...

My Body& My Bone(奥斯本家)

闪三剧透


其实还是带娃小段子,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要打这么个标题……

————————————————————


吉利亚斯·奥斯本还在谈恋爱的时候他亲爱的下属克雷格少校的女儿就已经会打酱油了。因此唯独在恋爱结婚这一件事上后者常常禁不住对他流露出慈祥的表情。卡茜雅比他小了十多岁,他就习惯管人家叫做小姑娘,一起生活以后也自觉管着一系列有必要没有必要的操心。梵戴克准将有时候看不过去,说你别把人家好好一个女孩儿宠废了。克雷格这时候就实事求是心直口快:没事没事,等有了孩子以后他就没这机会咯。


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后来有了孩子他一个星期也只能回家两三天带一带,只有这几天时间都觉...

老奥对林林的态度(闪三剧透)

你说不爱吧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一个亲生的和自己心肝儿老婆长得一模一样的掏心洗脑也要保下来的人物,光设定已经完爆一切了。是怎么个爱呢又很神奇……你奥聚也不是不会哄小孩,会夸奖克蕾雅会调戏(不对)雷克特卢法斯会给米莉亚姆送大熊熊,对亲生的就没有什么好脸子,你说maybe他要自我牺牲不想亲崽伤心那你跟其他孩子们热乎个什么劲,不能渣亲生的渣其他几个就行了?作为一个铁血家族控我是拒绝的。


然后闪三里跟林林一句【没有沉迷在虚伪的英雄身份里这点,就夸奖你一下好了。】我当时和冰雪说这句话特别讨打……说白了这英雄身份就是个试炼,他等着看你怎么反应。我就好奇万一林林不清醒呢,万一他沉迷了呢,奥斯本聚聚你准...

地上の星(吉利亚斯·奥斯本+雷克特·亚兰德尔)

闪三剧透


我就是喜欢他俩扯闲篇儿,真的爱得不行

————————————————————

地上の星


吉利亚斯·奥斯本从刚认识起就嘲讽雷克特·亚兰德尔【很有趣】。那年他四十二岁,雷克特十一岁,双双家破人亡。一个人的父杀了另一个人的妻和子,另一个人杀了这个人的父,这关系简明扼要,最好是人手一把刀互捅到死。奈何年纪地位相差过大,十一岁的亚兰德尔小哥觉得自己并没什么实力和立场好计较。他天天做梦,梦里内容让他生不如死。他吃不了,喝不下,还知道外面有的是人要自己的命。【你颇为心高气傲。】吉利亚斯·奥斯本如是说。也许小孩子都是心高气傲的。...

追梦人(库洛·安布拉斯特+薇塔·克洛缇德)

没剧透,然后写完也不知道算不算CP……(你

—————————————————————

当年薇塔·克洛缇德把他从人堆里挑出来时他不过十六岁,还没太长开。那人打量他是精明商人仔细拿捏一个商品的样子,是锱铢必较地衡量有没有必要带他去走一趟的样子。其他人都在为这人身为女人的皮相神魂颠倒,他倒悚出一身冷汗,但定一定神之后,他倒是第一个听完试炼的内容还主动走过去的:【我来。】


克洛缇德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就又冲他笑一笑。


薇塔·克洛缇德服务于一个黑组织,库洛·安布拉斯特经营着另一个黑组织,双方各有目的,却能阶段性彼此利用得...

思考了很久某骑神啥性格(闪三剧透)



骑神应该都是有人(神?)格的吧……瓦利玛那种老妈子性格就很明显()奥尔迪涅也跟库洛说过话的,感觉骑神和启动者之间经常互相对话碎碎念不是么2333我就真的很好奇伊修梅尔迦跟你聚平时都说些啥啊……

伊修梅尔迦:【你想多了我们平时基本不见面】

or【谁敢反对我和吉利亚斯就打爆他的狗头】

……感觉人(机?)设崩了(›´ω`‹ )

不过就逼格设定上来说可能是路西法那种性格吧_(:3」∠❀)_【神他妈爷鸟你,不开心就打爆一切狗头Uo・ェ・oU】这种(你等等)

【我是你的心】

CP就闪三剧透了

伊修梅尔迦+吉利亚斯.奥斯本

——————————————————————

伊修梅尔迦和其他骑神都不一样。伊修梅尔迦有自己的意志,且过于庞大。吉利亚斯有时想是否那就是所谓的【钢之意志】。

【我是你的心】

如果说人的所有痛苦都来自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伊修梅尔迦能解决一个人能想到的几乎所有痛苦。吉利亚斯.奥斯本并不会输,自然也不会死。他也越来越懒得解释,无法得到理解就得不到好了,无法赢得的心就不要好了。就算得到了一时的理解或一时的心,也会因为无聊又可笑的理由【噗】一声就破裂,然后来反噬你自己。人心的可贵与弱小神奇地不成比例,何况他反正是要往前走的,既然并没可能有什么能拦住他,他与这人世又还有...

涉嫌闪三剧透?
————————————————————

【我王。

我王可对这结局满意?】

躺在她膝上的男人莫名笑起来:

【我的将军。

说来有趣,其实我并不想当王的。】

【并不算有趣,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她实事求是地答。

【但也惭愧,我并不能说对这样的一生不满意。】

失去父母,失去所有手足,失去此生的挚友,眼下即将失去自我的男人是诚挚地这样说着

【所以这一次倒也有了信心,还请你跟我一起走。】

你当温柔 但有力量(吉利亚斯.奥斯本+克蕾雅.利威尔特)

闪三剧透

多年以后回头来看我这堆同人估计都能看出来是在写日记……
————————————————————

克蕾雅.利威尔特长到二十岁,受过伤,流过泪,有过血海深仇,甚至亲手送了仇人归西,以为自己经历得够多了,结果发现并不是,人生这事的奇妙之处在于,你遇到的每一件事,内里的排列组合能够复杂到经历再丰富的人也闻所未闻的程度。参加工作的第一年瞒了自己是当朝宰相养女的关系进到铁道宪兵队,没过几个月压力大得头发一把把掉,雷克特从利贝尔放假回来溜来看她,看见这情况直接给吉利亚斯挂通讯。宰相换了身便服带了红发小哥来看她,一向讲究礼仪的小姐却卧在沙发上连起身的力气都没了,就怏怏地坐起来,也不想说话。吉利亚斯想一想...

这歌原曲是Nicholas Cheung 的Watch the Pacific


还请将军少饮酒(尤肯特·莱泽·亚诺尔*吉利亚斯·奥斯本)



闪三剧透



你们看我都不用【+】用【*】了,已经是无耻的汪男男……



————————————————————



尤肯特·莱泽·亚诺尔要求吉利亚斯·奥斯本回他身边这个事并不多见,即使如此帝国皇帝依然好奇后者会不会心生厌烦。当然这不大可能,那位总是很懂的,回来了行一个礼又抬头仔细看他一会儿:【哪里不舒服?】他对吉利亚斯·...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