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Cocoon(崔贝崔,圆桌)

接着来,有点崔剑贝,请自主避雷哈

——————————————————————

1


崔斯坦转学的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但阿尔托莉雅与兰斯洛特并不算外人,贝狄威尔是过了好几天才从阿尔托莉雅那里知道个大概。


【是,舅妈吗?】难得被社会新闻震了个五雷轰顶的贝狄威尔无意识地再次向阿尔托莉雅确认。对方只从书页之间抬起眼来又与他对了对,才再开口:【那女孩十八。】


【比他大一岁。】


这舅舅无疑是亲的。并没有将送了自己一顶帽子的好外甥灌进水泥块里沉入太平洋。只是转手扔到世交潘德拉贡家开的学校里——本来还没有要赶出去的意思,是人自己跑了,被多年劣友连夜拽回来一顿胖揍——也胖揍了对方。但兰...

Cocoon(崔贝崔,圆桌)

崔贝崔中心的圆桌学院paro


纯粹是社畜写来解压的沙雕文,大概


有后续,还是同一个名字

—————————————————————

贝狄威尔听说兰斯洛特闯了祸时已经晚了。阿尔托莉雅委托他去教务处提人。被他提出来时此人眼圈是黑的,颧骨是肿的,胳膊扭了,脚也有些一瘸一拐,贝狄威尔忍不住讶异了——世上还有人能把兰斯洛特打成这样的。且若来自阿尔托莉雅的信息准确,兰斯洛特是主动跑去挑事的那个。【你是不是惹上什么黑道了?】在医务处他用蘸了双氧水的棉球给兰斯洛特仔细洗脸时问了,吃着刺痛的兰斯洛特一张俊脸倒是岿然不动,叫人着实佩服,若是高文大抵已经狼崽般嗷呜了起来。【黑道倒好办了。】兰斯洛特言...

【挂人】天凉了,让抄袭者破产吧

10107的社畜在此鸣谢各路豪杰抢救我们这一对烧糊的卷子

暗红领域:

哦我社畜的时候你们做了这么大的功德(……)
我和你们说,一开始我只是粗看了一眼她的弓凛,并没有发觉抄袭还以为只是模仿,所以傻逼了一回呢(冷漠)
行呗回头发现自己也被抄了(还特么是因为被转载了才抄的),才意识到我真是个傻逼。
好笑的是还是我第一个看到她的。她要不发弓凛,大概还不会被发觉抄袭。
我要neng死她(干脆利落


吐槽是毕生的事业.L:



占tag致歉,这回被抄的是我喜欢了九年整的聚聚,叔可忍婶婶没法忍。






抄袭者...


官方发刀,风味绝佳∠( ᐛ 」∠)_

上面的截图来自FGOM4∠( ᐛ 」∠)_

追梦人(贝狄威尔+崔斯坦+阿尔托莉雅)

多年以后贝狄威尔仍然会记得崔斯坦离开那天发生的对话——那对话不是发生在他俩之间。是即将离开圆桌的骑士,与圆桌之主的对话。【王做了错事。】如果他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必定早拿针线将崔斯坦的嘴给缝起来。但他来不及,他做不到,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崔斯坦有一副好长相,深红的长发与银白的铠,一边长发挽在耳后,削薄的侧颜在晨光里确乎令妖精也不敢直视。【王做了错事。】连妖精都不能直视的人,说的也是不可思议的话,【王需要付出代价。】


所有人的剑鞘一瞬间都动了一动,甚至包括兰斯洛特,只除了贝狄威尔,不,崔斯坦不会想动剑鞘,也不会想动他那张只当琴来弹的弓,他比那聪明,或者,比那更蠢,比那更可怕,比那更—...

【如果这能成为你的回忆,那就够了】
——————————————————

罗曼【……我说,作为亲爹你难道不是应该抱着我哭一哭?】

大卫【我已经看开了,我抱着哪个儿子哭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罗曼【不是为了好结果才哭啊!别到我这儿突然看开啊!】

憋屈.JPG

在世上命运不能更改

贝狄威尔是阿尔托莉雅最初的骑士。贝狄威尔是阿尔托莉雅最后的骑士。他的一生本应简单。

崔斯坦是后来者。

崔斯坦是第一个离开阿尔托莉雅的人。

很久以后贝狄威尔回首一生,偶尔会想倘若时间重来,在那个命中注定的时刻,他是否会打断崔斯坦的腿,当然这发自本能的冲动,曾不能持续一瞬——他当然可以打断崔斯坦的腿,甚至能把后者挫骨扬灰。但这并不会有任何功效。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怎么对付崔斯坦,也比任何人都知道崔斯坦无可撼动在哪里。即使这么做了以后崔斯坦一定会后悔,他也会说【那么这后悔本身应是我命运的一部分】。

崔斯坦经常说这样的话。贝狄威尔讨厌极了他这样的话。

贝狄威尔是个活在当下之人,不信有任何无可改变的命中注定。他的一生...

我发誓

只要阿官实装罗曼or所罗门or其他职阶的王呆薇













这就是传说中的145哦∠( ᐛ 」∠)_

132级咸鱼的第一张羁绊礼装,总算还是他的了

卡了n个月的锁链这次终于迈过去了orz 真的是个很乖的崽了没有比给他喂粮更容易出大成功极大成功的,合掌感谢

传说黑夜十二点魔法,
能听见人偶说话,
她们并未抱怨着伤疤,
只渴望痊愈结痂。
—————————————————

7升8差一颗血泪刷了两天一夜,读心🐶名不虚传

逆子们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王大卫和阿尔托莉雅请去抱头痛哭(呆毛:为啥要哭?)
————————————————

【但是你父亲爱你。】

【是,他爱我。那又怎么样呢?他爱我,也爱别人,他骗别人,也骗我。】叛逆的以色列王子向毁灭不列颠的骑士回一个笑

【他曾到哪里去都抱着我,什么话都同我说;我比别人聪明,我比别人漂亮,他自豪得不得了,最好的领地是给我的,最金贵的饰品是要挂到我身上的,最不设防的距离只有我能踏入。但他软弱,不敢因为爱我去动别的所爱之人,甚至即使我所挚爱的——他自己所爱的女儿遭了不可原谅之事,也只想息事宁人算了,这爱是这模样,又有何用呢?我倒宁可不要了,免得脏了自己心魂。】

不列颠的骑士望着他,突然地:【我...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