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上命运不能更改

贝狄威尔是阿尔托莉雅最初的骑士。贝狄威尔是阿尔托莉雅最后的骑士。他的一生本应简单。

崔斯坦是后来者。

崔斯坦是第一个离开阿尔托莉雅的人。

很久以后贝狄威尔回首一生,偶尔会想倘若时间重来,在那个命中注定的时刻,他是否会打断崔斯坦的腿,当然这发自本能的冲动,曾不能持续一瞬——他当然可以打断崔斯坦的腿,甚至能把后者挫骨扬灰。但这并不会有任何功效。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怎么对付崔斯坦,也比任何人都知道崔斯坦无可撼动在哪里。即使这么做了以后崔斯坦一定会后悔,他也会说【那么这后悔本身应是我命运的一部分】。

崔斯坦经常说这样的话。贝狄威尔讨厌极了他这样的话。

贝狄威尔是个活在当下之人,不信有任何无可改变的命中注定。他的一生...

我发誓

只要阿官实装罗曼or所罗门or其他职阶的王呆薇













这就是传说中的145哦∠( ᐛ 」∠)_

132级咸鱼的第一张羁绊礼装,总算还是他的了

卡了n个月的锁链这次终于迈过去了orz 真的是个很乖的崽了没有比给他喂粮更容易出大成功极大成功的,合掌感谢

传说黑夜十二点魔法,
能听见人偶说话,
她们并未抱怨着伤疤,
只渴望痊愈结痂。
—————————————————

7升8差一颗血泪刷了两天一夜,读心🐶名不虚传

逆子们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王大卫和阿尔托莉雅请去抱头痛哭(呆毛:为啥要哭?)
————————————————

【但是你父亲爱你。】

【是,他爱我。那又怎么样呢?他爱我,也爱别人,他骗别人,也骗我。】叛逆的以色列王子向毁灭不列颠的骑士回一个笑

【他曾到哪里去都抱着我,什么话都同我说;我比别人聪明,我比别人漂亮,他自豪得不得了,最好的领地是给我的,最金贵的饰品是要挂到我身上的,最不设防的距离只有我能踏入。但他软弱,不敢因为爱我去动别的所爱之人,甚至即使我所挚爱的——他自己所爱的女儿遭了不可原谅之事,也只想息事宁人算了,这爱是这模样,又有何用呢?我倒宁可不要了,免得脏了自己心魂。】

不列颠的骑士望着他,突然地:【我...

【您的爱将手刃了您的逆子,而您为您的逆子哭泣?】

【啊……】外表十六内心六十的大卫王很久没见过这般不识空气毫无情商地同自己对话的人了,居然愣愣就这么回答了。

不远处偷听全程的迦勒底总指挥官仿佛已经紧张到无法呼吸

【为何呢?】

而大卫王只是静静地看着询问自己的人:【所以您不懂?】

【啊。】高洁的王者静静地点头,【我手刃了我的逆子,而她哭泣。】

【而我至死从未,亦不知为何应当,为她哭泣】

一条死鱼的过图纪念

感谢烛烛的技术指导!你是坠棒的!

我跟你们说要不是66回合不小心让伯爵放了个宝具,我盾公梅可以站到地老天荒(安详躺平

伯爵天草白贞


你伯爵对天草是认同加敬意的吧,倒不是说他觉得天草真能【改变世界】,不如说他是觉得这世界【无法改变】,天草四郎其人的所作所为如扑火飞蛾,却依然义无反顾,才如此感触加认同

但白贞原谅了【这个世界】,即使身上所遭受的经历足以令人报复世界个三五百遍,令到连爱她的人都彻底黑化的地步,白贞不愤怒,白贞不报复,她原谅了现有的【这个世界】,连那些丑恶和残酷一起

两位倒确实都是ruler的思维方式,但是你伯爵特别对贞德炸毛的原因,其实特别好推理不是吗(笑

最近的py点绝大部分从全职阶来的(*‿*✿)

我就想问

到底是谁在用?能看到吗?举手认亲好吗?

型月版雅威大卫所罗门

大卫是很不适合放在【弑神】主题下的一个人物,所以没啥戏份也很好理解了。从小被马*列主义打断信仰能力的我,一直把《圣经》当作以色列人民对自家历史的浪漫幻想、并且把一切缘由统统归因为一个叫【雅威】的神的传说,而大卫是他们君主中最有传奇色彩并且运气最佳的一位,于是作为人为神所爱的象征,神爱世人的具现,一路流传了下来。


于是乎大卫成为了以色列乃至犹太民族数千年来的精神支柱之一,乃至上个世纪到如今,这个名字仍是以色列人自信与奋斗的信仰源泉。


为神所爱之人的命运和精神,和人类离开神明的【断奶】主题,兼容度很差貌似是必然的


那么落实到FGO的剧情设定,为神所爱的大卫王将孩子献给了他的神,而...

其实从王呆薇后来实装的幕间剧情看



他不可能没意识到罗曼是谁

所以最后跟阿塔一起出战时那段阿塔说他是

【没喝酒却会发酒疯的男人】

emmmmmmmm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