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青年夫妻相处之道(奥斯本夫妇)

一次英勇的尝试!

新婚之夜你懂的,但是可能是个搞笑文

闪三剧透对不起(.﹒︣︿﹒︣.)
——————————————


青年夫妻相处之道


他丈母娘刚看见女儿把他带回家的时候脸上笑容是凝固的,后来听说也是反对他俩在一起最激烈的——虽然她其他亲属也每天锲而不舍地给他穿小鞋,但妈妈的反抗不显山不露水却异常坚定不移。妈妈对于孩子来说是个大人物,基本没可能越过去,那时他还没成婚的未来媳妇经常抱着他吭哧吭哧哭:【为什么为什么呀?】后来有一天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和母亲彻夜长谈,谈完第二天来见他,眼神一对上那脸就红得跟个番茄似的,掩都掩不住。他问都聊了些啥,她顶着张番茄似的脸说没啥没啥,不聊这个不聊这个。

这谜题到结婚第一晚才解开,那时她洗完澡了蹭上床来手直接溜进他睡裤里,【咦】了一声,自言自语一般叨念:【也没有那么……】过不会儿脸色就变了,【为什么还会变啊——】【你是想玩死我吗?】奥斯本上校一边奋力控制着自己呼吸一边身子往后退,当然那并没有啥卵用,他媳妇儿手上握着他老二自然而然地与他共进退,然后脸红得跟番茄似的,还似乎要哭,又强行不哭:【那个……你是不是应该……】

你是不是应该亲亲我抱抱我摸摸我或者让我亲亲抱抱摸摸然后虽然我也不知道然后要怎样啦但是先动起来可以吗——

于是亲亲抱抱摸摸了半天后,奥斯本上校觉得自己脑子就要跟不上了,他脑袋枕在他媳妇儿肚皮上,后背被两个小脚跟勾着,手在个又湿又软的地界反复试探——不行,根本不可能进得去。卡茜雅个头太小了,比他矮二十五里矩呢,小三圈,轻多少磅忘了——就这么点大的地方,绝壁会受伤。他噌一下从他老婆两条腿的钳制中溜了出来,直接跑去了卫生间。

【吉利亚斯奥斯本你王八蛋!】

他准备自己解决的,但是十分不配合的小兄弟越到紧要关头越是高冷坚硬,直到卫生间的门被他老婆一脚踹开,他依然没有完成任务,反而直接被小姑娘拖着摁在了地板上,然后用被开拓过却依然很细小的部分直接怼了上来。

那过程不长也不短,像怼进凝固的黄油里,有阻碍感但力量微不足道。他痉挛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就这么直接缴械了,但也正好,可以软下去。【疼吗?】他握着身上那人的腰问她,这是废话,是疼的,且不说内里,连夹在他腰边的大腿肌肉都在瑟瑟发抖,腮帮子也咬得鼓鼓的,淋浴头水还开着,从头上有水冲下来,看不出她哭没哭。他坐起来,就这么抱了她一会儿,想了半天说点什么:【怀孕了怎么办。】她似哭似笑地喊了出来:【生下来呗!】

那不是很尴尬吗比如新婚一个月直接就有了
孩子了什么的——奥斯本上校想了很多七零八碎的事情。那天后来就没再试了,反正来日方长不是吗——逞强的小姑娘被抱回床上很快就睡着了,半夜醒过来几次在他怀里蹭来蹭去抱怨性别真讨厌,他想了想用新冒出来的胡茬子蹭了蹭她脸然后亲亲嘴巴,问这样是不是好点?她就闭着眼点点头说嗯是好点。

评论(12)
热度(10)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