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蛋糕

弱小可怜无助能吃

逃跑计划(奥斯本家)

闪三剧透


我真是好稀饭我家里恩奥斯本,他超棒的2333333


——————————————————————

里恩能自己来找他这件事他是没想到的。小哥今年刚五岁,虽然被允许自己出门找小区的孩子玩了,也只是小范围内的自由行动。他的驻地离海姆达尔有相当于一个城市的距离,五岁的小哥显然是自己搭了马车又转了导力车,所幸没被药没被拐,最终出现在他的驻地门口,朗声说我找我爹,吉利亚斯·奥斯本。当然别人认出他也没什么难度——这位小哥长了和奥斯本夫人一模一样的脸。吉利亚斯·奥斯本准将把这位英勇的小哥端到自己办公桌上,非常挣扎到底要不要打断他的腿。


【妈妈在哭。】而对方单刀直入地直接将了他一军。


他愣一愣,本能地就被牵着鼻子走了:【怎么?】


【不知道。洗碗的时候哭一哭,做菜的时候哭一哭,洗衣服哭一哭,以为我睡着了以后哭一哭。】里恩冷静地,【不出声,掉眼泪,以为我发现不了。】最后总结,【一定都是你的错。】


关我屁事啊——虽然非常想这么说,但是并不能轻易反驳。那么打断腿这件事也就只能延后处理。给老婆挂完通讯,请了一天假,揣着儿子坐车回家,进门后果然看见她眼睛又肿了。【还是应该打断你的腿。】悄咪咪地在儿子耳边这么说了,然后放他下地,收到对方高冷的一瞥。他小小的媳妇儿过来抱抱他,这时候大抵应当有两句对话的,但是不知为何,都没说话,就抱了一会儿,好像说什么都是废话。


晚上躺一起的时候他没忍住还是问了:【他说你在哭。】其实他忐忑,也焦虑,甚至隐隐有些害怕知道:她为什么哭。但逃避总归没用,不是长久之计——告诉我吧,请告诉我吧。认识快十年了,结婚快七年了,每每有了不能确认对方心思的时候,还是如此焦虑,他有时也觉得自己是有病。但那小姑娘只是愣了一下:【啊……】然后很快脸就红了,控制不住地,跟当年刚认识时别无二致,然后咬了下下唇,仿佛犹豫要不要说出来,然后眼圈红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我觉得离你很远了。】


【有时候你回来皱着眉头,我问你为什么不开心,你就笑起来,说并没有什么事情。其实是有事情的吧,但是我并没有跟你一起经历,你给我解释起来也很费劲,又很累了,也不觉得需要让我知道,我也帮不上忙,所以才说“没有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我就觉得,心里有点难过,其实很任性吧。】又很努力地笑起来,【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是有限的啊,你和我都已经做了很多了啊,我们都很累很忙一直在一起向前走啊,这些道理,我都明白的,就只是,】结果还是擦了擦眼睛,【有时候会,有点想哭而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1191年的时候吉利亚斯·奥斯本同梵戴克将军提议自己想离开。将军表示他是脑子进了水,直接轰出办公室。后来奥斯本准将又提了两次,却正好又遇上主战派叱咤风云,不得已只得代表另一方周旋其间。【这件事落停了我们就走吧。】无数次回去以后跟她允诺,恨不能能快一天。这意思有点太明显了,凯恩有时候甚至在朝堂上要笑他:【埃雷波尼亚的星星要跑路了。】可是一个人为什么要当星星呢?这么大一个国家关他一个人什么事呢?与他有关的只是小小的那么一两个人而已,在乎他,期盼他,爱他,因为距离他远了就要落泪的——除此之外的人又关他什么事呢?他在书房里赶一个发言稿时里恩也会端一个冰淇淋桶咬着勺子进来:【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外公家嘛?】顺便舀出一勺来严肃地看着他,仿佛必须听到一个满意的答话。【我弄完这个就没事了,】狗腿的老父亲殷殷地表示,【下周走好吗?】然后满意地得到一勺冰淇淋的嘉奖。


FIN

评论(10)
热度(26)
©姜蛋糕
Powered by LOFTER